《着手剛要反駁》[着手剛要反駁] - 第一章

着手,剛要反駁,身後便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大清早的,嚷嚷什麼呢?」
眾人回過頭,季北彥就站在身後,李經理微微彎身,喊了一聲:「季總。」
丁渺然上前挽住了季北彥的手臂,撒嬌說道:「季總,都怪我,昨天去跟你約會,沒看住這個夏初月,她居然敢泄露公司的文件!」
季北彥看向夏初月,語氣低沉:「你就這麼缺錢?」
「能做出這樣的事也不奇怪,報警吧。」
夏初月看着季北彥,瞳孔猛地震顫,眼裡滿是不可置信。
她清楚地看到季北彥眼裡的厭惡。
夏初月身子不住地顫抖着,她強忍着咬住唇瓣,從口中擠出幾個字來。
「既然你們都不信我,那我自願辭職。」
說完,夏初月將工牌摘下放在桌上,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身後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季北彥一把拉住夏初月,臉色沉了下來,低聲問道:「鬧夠了嗎?
裝什麼清高?
你不就是為了錢什麼都做得出來啊。」
夏初月看着季北彥,眼眶泛紅,猛地將他的手甩開。
「是,我是為了錢什麼都做得出來,你滿意了嗎?」
季北彥冷笑一聲:「夏初月,你跟三年前還真是一點都沒變,還是這麼唯利是圖,讓人噁心。」
季北彥的話像是利刃一般刺穿了她的心。
他冷冷地睨了一眼夏初月,轉身離開。
夏初月站在原地,眼淚順着眼眶滑落下來。
入夜,夏家別墅。
夏初月推開門,就見夏父坐在沙發上正看着財經報。
她將手中的包放在玄關處,換好了鞋之後正要上樓,夏父的聲音卻從身後響起:「今天在公司怎麼樣?」
聞聲,夏初月腳步一頓。
她腦海中一瞬閃過了白天里的畫面,季北彥冷漠的眼神讓她心尖一顫。
就在這時,夏父的聲音再次響起:「對了,之前和你說過的聯姻……」 他話未說完,夏初月便抬眸徑直看了過去:「爸,我……」 「我答應聯姻,你安排就好。」
第七章 夏父一頓,隨後臉上浮出…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