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親捐贈》[至親捐贈] - 至親捐贈第4章  第4章

陸昂沒有追出來,我失魂落魄地開車回了家。
打包了我所有的行李,帶着我的狗離開了這間我們住了七年的家。
說來可笑,即便是和他一起七年,這間屋子裡屬於我的東西只不過幾個大箱子就可以解決掉。
我要去找徐漾,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因為厭惡城市,跑到草原去瀟洒了好幾年。
我給她打電話的時候,她正在草原上放羊。
徐漾,我開車去投奔你吧,一直都說,我想看看草原。
你怎麼了寧琪?沒事,徐漾,我已經在出發的路上了。
一路飛馳,徐漾在服務站接我的時候,先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寧琪,你怎麼瘦了這麼多?只剩下一把骨頭了。
我老老實實地交代:徐漾,我可能要死了。
徐漾瞪大了眼睛:你別開玩笑,不吉利。
隨後我緊緊地抱着她:骨癌,晚期,沒多久活頭了。
徐漾瘋了一樣地把我往車上推:我他媽開車送你去醫院治療。
我搖搖頭:阿漾,我累了,我想看看草原,看看你的羊,我折騰不起了,我想漂漂亮亮沒有遺憾地離開。
我將車留在了服務區,坐上了徐漾的皮卡。
我抱着元寶靠在后座歇息。
陸昂的電話打了過來,我將手機卡拿出來,扔到了窗外。
徐漾:陸昂,知道嗎?他不配知道。
那你媽媽和哥哥呢?或許很久之前,他們就只是別人的媽媽和哥哥了吧。
車停在她的蒙古包前,恰好到了黎明的時候,太陽從不遠處漸漸升起,微弱的光亮劃破黑暗。
元寶是第一次看見這麼廣袤無垠的草原,它發了瘋似的奔跑、跳躍,吐着舌頭,渾身散發著喜悅。
我想,如果我死之後,小狗留在草原也很好,這裡能讓它無憂無慮地奔跑。
徐漾點了一支煙,煙圈隨着風被吹散,她的眼睛好像有些紅。
最終她還是將煙掐滅然後踩在腳底下,使勁踩了好幾腳:靠,靠,靠!寧琪,你是不是傻?我有些無言,但她還是拉着我進了蒙古包,然後背對着我哽咽:寧琪,陸昂那個孫子答應過我,會好好照顧你的,這就是他照顧的結果嗎?我小心翼翼地拉着她的袖子:阿漾,我們不提他好不好?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