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颱風眼的最中間》[在颱風眼的最中間] - 第一章

來做個乾媽……」指尖已將掌心掐得發白。
看着她那副懶洋洋的表情,我再也忍耐不住,霍地起身,將手邊紙杯里的咖啡潑了過去。
「你有病吧—」咖啡是涼的,但淋了何皎一頭一身,依然很是狼狽。
腰部猛地受了一股大力。
還沒反應過來,我就被人從身後一腳踹倒在地。
「瘋子。
我從不打女人,但你再傷皎皎,別怪我要了你的命。」
是蕭暮。
我跌坐在冰涼的大理石地板上,肚子疼得透不過氣來,渾身直冒冷汗。
那一腳力道太重,讓我連喉頭都冒起腥甜。
腹部忽然一陣濡濕,血漬點點,新梅般殷紅。
是刀口裂開了。
可最疼的怎麼會是那裡。
看着蕭暮小心翼翼幫她揩頭髮的表情,一股鑽心的寒意迅速滲入四肢百骸,猶如百蟻噬骨,酸痛難當。
「這女的是……小三?」
「搶人男朋友,被打了吧。」
「地上怎麼有血?
好噁心啊。」
「不管怎麼樣,他踹女的,挺過分的吧?」
「說什麼呢?
小三就活該啊!」
「蕭暮多血性啊!
有點護妻狂魔的感覺了!」
「哇……希望全天下的男的都能做到這樣!」
圍觀的同學像蠶蛹般一圈圈將我們圍在中心。
我深陷在颱風眼的最中間,被惡意層層包裹。
始作俑者竟然是曾經許諾要保護我一生一世的他。
全身沒有一個地方是暖和的。
明明不是嚴冬,血液里卻像結了冰凌。
「阿暮,我不認識她。」
何皎低頭縮在他懷裡,身量嬌小得只有那麼一點點。
恍惚間我彷彿是遊盪在世間的靈魂,看着以前的自己被他溫柔撫慰,走馬燈一般。
「乖,不怕。」
給何皎一一細心擦乾,他才肯抬眼看我。
「道歉,然後滾。」
道歉?
我匍匐在地上,忍着小腹的劇痛,忽然咬牙笑了。
這就是我豁出命,割了三分之一肝給他的男人。
他可真男人啊。
「蕭暮,你今天這麼對我,最好永遠不要後悔。」
他兀然上前一步,鐵鉗般的手狠狠捏住我下巴。
眼神卻淡漠,像在打量一件沒有生命的物什。
一字一句。
「後悔么?
我也很期待。」
.那天,我因劇痛蜷縮在食堂地板上許久,才有保安送我去校醫院。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