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駐足停留的驛館》[我駐足停留的驛館] - 第一章

停下,準備歇歇腳再入城之際。
一支頗為顯眼的隊伍吸引了我的注目。
隊伍中最出挑的,是一架精緻華美的馬車,只是車架上沒有坐人,反而是一個穿戴貴氣十足的年輕男子,步行走在隊伍的前方。
而他目光投來的方向,正是我駐足停留的驛館。
「荊卿!」
男子行至門前,已然早早彎下腰,高聲呼喚起來。
「荊卿!
丹來為你送行!」
他走到驛館門口,竟然五體投地,行了大禮。
我不由向一旁避讓了兩步。
很快,一個高大的身影推開驛館大門,走了出來。
只見此人生得濃眉星目,身形魁梧,但此時手中捧着一隻木盒,眼中含淚,開口說道:「太子!
樊於期首級在此。」
見到自己等待的人,地上的華服男子面露喜色,正待起身,卻聽見他說出這樣一句話來。
他又悲泣着倒了下去,以頭搶地。
「何至於此!
何至於此啊!」
男子哭得情真意切,悲痛至極。
而捧盒男子臉上方才的一抹悲色已經收斂。
「太子!
徒悲無用,欲行大事,必先取樊於期首級!」
他說得威風凜凜,豪氣十足。
站在一旁的我卻從腳底涼到了後背。
樊於期,是秦國舊將,不久前投奔燕國,是怎樣的大事,一定要這降將的首級?
被喚作太子的華服男子在地上哭了一陣,終於抬起頭,拿袖袍拭去淚水,站起身:「荊卿,如此可出發前往秦國了?」
而那位荊卿則面露不豫:「太子心太急,此去秦國,除樊於期首級之外,尚需一把趁手兵器。」
「我聽聞趙國有鑄劍大家徐夫人,鑄有一柄徐夫人劍,鋒利無比,小巧玲瓏,最宜帶入秦宮。」
男人將手中木匣放在太子面前,「太子尋來此劍後,荊軻自會前往秦國。」
說罷,他一轉身,竟重新走回了那間驛館。
首級,秦宮,寶劍,雖然二人不曾言明,但其目的已無比清晰。
他們想要對付秦王。
「徐夫人劍?」
太子捧起木匣,口中喃喃,「徐夫人已死,何處去尋?」
此時,他身後那支始終默不作聲的隊伍中終於走出一人,在他耳邊說道:「欲求寶劍,須尋方士!
入羨門!」
我冷眼旁觀了許久,此時終於被那人口中的一句「尋方士」勾起了興趣。
於是我一撩衣袍,向面前的華服男子端端正正行…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