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辛苦偷來的南非大鑽石》[我把辛苦偷來的南非大鑽石] - 第2章

我一步步走過去,站在了他的面前。
他坐着,我站着,就像犯錯的小朋友被他從頭到腳審視了兩分鐘。
「不錯,外貌條件很過關」突然,他伸手往我腰上一勾,就把我勾到了他的懷裡。
聞着他身上清新的松香味,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臉龐,「怦怦怦」我的心彷彿有一百頭小鹿在亂撞。
「心跳很快,看來沒說謊」冷溶一邊說一邊勾起我的一縷長發,把玩着。
我坐在他的懷裡,一動不動,感覺像做夢一樣。
怎麼突然就到美男懷裡了?
「不是大膽的小偷嗎?
怎麼像我的貓一樣乖」冷溶在我耳邊笑着說,聲音里透着歡愉。
他的氣息撲到了我的耳朵上,瞬間我的臉就紅了起來。
「原來還是個害羞的小鬼」隨後冷溶鬆開了我腰上的手,又靠回了搖椅上,閉着眼睛庸懶地說「你該走了小鬼」我站起身來,鼓足勇氣問「怎麼樣才能做你女朋友呢?」
「呵,如果你有本事讓我愛上你的話,就可以」冷溶輕晃着搖椅,漫不經心地說。
「好,我會做到的,那我走了」我轉身準備離開。
忽然,一個回頭,傾身在他薄唇落下一吻,涼涼的,軟軟的,吻感不錯。
「賊不走空,偷你一吻」說完我不顧他的反應,麻利地從窗外跳了出去。
回去的路上我感受着加速的心跳,抬頭望了望天上的月亮,感嘆我的神偷名號不保了。
沒偷到苦茶子,反被偷了心啊。
此時,耳機里傳來聲音師父:「到手了嗎?」
我:「……倒貼了算嗎?」
.「什麼!
你沒偷到還被發現了還把冷溶強吻了?」
師姐一臉難以置信地問。
「辛苦種的白菜被豬拱了」師父捂着心臟,一臉痛心地說。
只有師兄最冷靜了「冷溶那麼心狠手辣,居然沒把你打殘打廢,殺人滅口?」
我回憶了一下冷溶精緻又病態的臉他明明是一個溫柔嬌弱的美男子。
師父,師姐,師兄,聽了我的描述,差點吐血。
「師父,把我上次偷的南非大鑽石給我,我追人用」我伸出手開口道。
師父以手扶額,無奈地說:「說了不要喜歡冷溶你咋不聽呢,他不是什麼好人」「哎呀你就放心啦,我會保護好自己的」我抱着師父的手臂撒嬌。
「算了拿你沒辦法」最後師父還是妥協了。
掂了掂手上晶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