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咒帝龍》[天咒帝龍] - 第2章 帝龍隕落 亡谷棄神

覺力的聲音就在這女眷的抽泣之聲中再次響起。
「當年地禹城的城主與你一樣擁有着億萬無一的帝龍命源。」
覺跡聽到此處心中震驚再添震驚,沒想到一座城池中竟出現兩個億萬無一的帝龍命源。
「在你出生時,城主還有一口氣尚存,在你出生時,紫氣升騰、龍氣纏身,龍吟之聲撼動天地,無疑是帝龍顯現之像。」
「你天生八門全開,剛出生便已經略過了窺門境直接抵達練氣,稍加修鍊便可以成為元者。」
「這就是帝龍命源所特有的跡象,擁有帝龍命源,未來是可入苦境的大神通者,到那時可擁有天地之間無限力量,你是我整個地禹城的驕傲啊。」
覺力說到此處,語氣無比激動,整個身體劇烈的開始顫抖着,當覺力出生時,可以想像覺力是何等的興奮、何等的激動,上天不亡地禹城,盡在唯一一個帝龍命源之人隕落之際,讓他們迎來了一個新的希望。
覺跡眼睛睜大看着覺力,其心中無法想像,以現在這種模樣,當年自己出生之時,竟是如此般的景象,這實在是讓人難以接受。
「那……」覺跡手掌微微顫抖着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深知既然自己是帝龍命源天生八門自開的話,那為何體內卻是毫無感覺到八門脈絡的存在。
覺力激動的聲音並沒有持續太久,他眼睛中的光芒也在激動之聲的消然而逐漸散盡,只流露出了濃濃的悲哀之色,他神色沮喪的道:「因就在你出生之後不過瞬息的時間,地禹城的城主受傷實在太過嚴重終於含笑而亡了,一代城王便在此時隕落了。」
整個屋子內此時充滿的哀愁。大家皆是因城主的隕落而感到無比的悲憤。
「城主隕落之時,你身邊的地龍之氣在那一瞬間散盡,被整個神王谷全部吸收,在看到這一幕之後,整個神王谷上面的士兵緩緩的開始撤離,應該是見到了他們所等的異像。」
「帝龍隕落,亡谷棄神。」覺跡在心中再次默念了一邊。
「後來我們便帶着殘兵再次回到了地禹城,此時地禹城血腥味道撲鼻,不過索性整個襲擊者全部退了去。後來我才打聽到,地脈城城主之所以能夠推翻地禹城,不只是因為實力的緣故,而是因為他同樣有着不凡的天火命源,但卻是不如你的帝龍命源。」
「他們為了能徹底壓制住整個地禹城,不被崛起,便將你的帝龍命源藉助神王谷和地禹城主的隕落驅散。這樣一來,地禹城的皇城運勢便永遠墮落與此。」
覺跡聽到此處之後,其心中大驚失色,隨即失聲道:「那……那地禹城的城主是……?」皇城血脈,那是只有地禹城城主的後輩才可擁有,而如今自己的血統被父親稱之為皇城血脈,足以證明,自己也是地禹城城主的後輩。
「不錯,是我的父親,也就是你的爺爺。」覺力提到這點之後,眼睛也紅潤了起來彷彿下一秒就要流出淚水一般。
不過最終還是忍了回去,「在帝龍命源被驅散皇城血脈墮落之後,地禹城便成了眾所周知的廢城,那時我本以為他們不再來犯地禹城,卻未曾料到……」
覺力的眼色血絲早已布滿,同時右手摸了摸心臟處的黃紙,道:「未曾想到地脈城在城主的帶領下竟再次來到地禹城,說是要將你斬草除根方得安心。」說道此處,覺跡眼中也同樣充滿了血絲,甚至血絲即將爆裂化作血淚流淌而出。
覺力此刻也在難以壓制體內的悲傷,眼淚不住的流了出來,淚珠一點一點的掉落在地。
這一刻,覺琦也是面色悲痛,他聲音低沉道:「那天,你父親為了保護你,與地脈城主大戰於城內大殿,但最終卻是不敵,使得你父親心臟處受到地脈城主的強力一擊,最終導致心臟很多脈絡盡斷,如今只能依靠符咒術來輔助跳動,不過好在當時你母親及時出面,如果能保住你的性命他們做什麼都可以。」
「當時地脈城主看在地禹城曾經幫他們的面子上答應饒了你,但你必須在每年的那個時候都要去神王谷獻上一次命源,直到你死去,同時地禹城從此以後必須有地脈城統領並且地脈城要將自己的軍隊駐紮進來。當時雖有些難以忍受欺辱,但為能讓你多活,你的父母還是答應了地脈城的要求。」
此時椅子上坐着的玉魂腦海深處赫然湧現除來了當年的一幕幕,此刻再也難以承受住內心的悲痛,竟是翁的一聲悶響,玉魂便倒向了覺跡所在之處,覺力見狀趕緊上前將玉魂扶起,玉魂身體冰冷無比,宛如一塊寒冰一般。
玉魂擺了擺自己那枯燥的手,示意並無大礙,但臉上卻是泣不成聲,「覺兒,若非當年為父修為低下,怎可能再讓你受此遭遇,為父對不起你啊。」
覺跡極為懂事的將覺力的手抓住同時稚嫩的嗓音說道:「孩兒不會怪父親的,父親母親之意,孩兒怎可不懂?」有可能覺跡因染上屍氣的緣故在這段成長的歷程中,要比別的同齡之人成熟許多。
聽到覺跡的話之後,覺力和玉魂而在悲痛中略感欣慰。
「在那以後的第一年,父親與你母親和你的幾位叔叔在地脈城人的監督下抱着你來到了神王谷,在神王谷有一座祭壇,這座祭壇原本乃是祭天之用,但那時候卻成為了命源祭獻之處……」
隨着覺力的話語聲,玉魂腦海中那一天的記憶,再次被血淋淋的撕開,她清楚的記得,當時祭壇之上,原本平靜無比,而就在覺跡被放上去的那一剎那,整個神王谷逐漸被一股屍氣所瀰漫,而在屍氣出現之後,便開始向覺跡的體內涌動着。
屍氣宛如死亡命運不斷的侵蝕着一個剛出生不久的嬰兒,頃刻之間周圍所有那麼多的屍氣竟盡數灌入了一個小小嬰兒的體內。
「噗呲」
因剛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