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攤牌了,我是玄學大師》[攤牌了,我是玄學大師] - 第3章

動作快的談雪嘉都沒什麼反應,喬今就收回了自己的手。
談雪嘉感覺自己像是被愚弄了,往後倒退一大步:「你有病啊?」
喬今看見指尖那一團只有自己看得見的灰氣,裏面甚至已經隱隱有了一縷黑氣在滋生。
她頓時饒有趣味的看向談雪嘉:「你身上居然有人命?」
就這一句話,談雪嘉頓時嚇的臉色蒼白起來:「你胡說什麼?」
她揮手表達自己的憤怒:「喬今,你是不是瘋了?」
喬今只是淡笑:「我勸你最好別對我惡言相向,罵的越凶,死的越快。」
談雪嘉:「……」她腦門一陣突突。
喬今收回手,嘆息一聲:「曾經還拿我當好姐妹,現在你翻臉可真夠快的。」
說完這話就擺擺手:「算了,你走吧,我得休息一會兒。」
談雪嘉的灰氣她已經吸收了,然而並不能改變談雪嘉的命運。
她該出事還是會出事,至於什麼樣的地步,喬今當然只會冷眼旁觀。
談雪嘉:「……」她感覺喬今在耍她。
瞪了喬今一眼,恨恨的道了一句:「神經病。」
說罷甩手就走。
等到談雪嘉走後,喬今看見指尖的灰氣,黑氣滋生更多了。
她輕輕嘖了一聲。
……到了下午,喬小斐果然又來找喬今了。
這次的她還是淚眼婆娑,居然對喬今說:「小今,我做到了,他答應讓你也到穆家去,只要你好好聽話!
小今,你身上的毒癮不要怕,我們一定會想辦法把你的毒癮治好!」
喬今張張嘴,突然覺得媽這個字,無意識的情況下叫出來還行。
現在認真要喊了,又覺得不合適。
畢竟在前世,她不是被母親養育出來的,沒這個概念,何況在那個世界裏,她是最強陣法師,受萬人敬仰。
高高在上慣了,如今也不想讓別人占自己便宜。
但是,礙於現在身體的血緣因果牽扯,斷關係也辦不到。
想到這,她突然張口:「不如我叫你喬小斐吧?」
喬小斐:「?」
喬小斐整個人都懵逼了。
看見她的表情,喬今認真思考:「你不喜歡?
是有些生疏,不如這樣,以後我便叫你斐斐吧。」
喬小斐:「……」她一張臉都要憋紅了。
我是你媽!


然而,女鵝如今腦子已經不正常了。
她為了不刺激到喬今,勉強笑道:「你要這樣喊,那就隨便你吧,但是見到你穆叔叔,可不能亂叫人。」
喬今對於她接受了『斐斐』這個稱呼感到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