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順流而起》[所以順流而起] - 第6章 前路未見光芒

高中開學的一個星期,衛時姌延續了初中時的惰性,自己似乎忘記怎麼努力了。

她感覺高中的知識很縹緲,自己做一道題沒有任何實在的感覺,永遠都是分不清對錯,特別是數學,像是一種抓不住的東西,迫切想抓住,但是也只是稍做試探。

「衛時姌86分。」

86?沒有及格!衛時姌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上台領取卷子又怎麼回到座位上的,看着同桌曾蕭卷子上紅彤彤的125分,聽着宋值的136分,她覺得天塌下來了。

「衛時姌,是中考第一進來的那個么?就這水平?」聽着數學老師諷刺的語言,衛時姌已經沒辦法思考這好像不應該是一位老師說出來的話。

「秦老師,學生考的不好不止是學生的問題,您也可能有問題,而且,我覺得作為一名老師,諷刺的話不應該出現在您的嘴裏,還是在課堂上,您應該道歉。」

宋值鏗鏘有力的話,讓衛時姌有點感動又無地自容。

「我的問題?那你宋值,還有她的同桌曾蕭為什麼可以考高分?這是什麼原因?衛時姌,你來回答下?」

衛時姌想離開教室,理智讓她沒有,她也沒辦法反駁老師的話,自己就是很差勁。

「做老師也需要有師德,而且衛時姌的高中一定不會很差,她高中唯一的污點就是她是您這位沒有師德的老師的學生,秦老師,你且等着。」衛時姌沒見過宋值懟人,也無心聽他們的對話。

一瞬間衛時姌覺得自己從小學到現在的自信彷彿是假象,現在似乎回到了沒留級的小學時期,敏感而透明,毫無閃光點。

「宋值!你這是一個學生的態度么?讓老師等着?你給我出去站着,今天我的課不用進來聽了。」秦老師將數學書狠狠的砸在了前排同學的桌上。

衛時姌看着講台上的老師,很是不解。

她是個看起來很像老太太的中年女性,外表很慈祥,說話輕聲細語,但是外表好像不代表內在,她的言語就像冬日裏的寒風,刀子一般地割着衛時姌的自尊,將她內心的敏感和自卑完全陳列在了展台上。

「衛時姌,你是怎麼好意思還在教室里的,給我出去站着聽!」她指着門外,沒有大聲吼叫,她一臉不解的神情讓衛時姌有種想退學的衝動。

班上的同學大氣不敢出一下,衛時姌覺得自己一秒也待不下去了,低着頭走出教室。

「書本不帶?你這是態度問題!」

她沒聽繼續走着,想逃離學校。

「小姌,小姌。」

宋值抓住衛時姌的手,走向校外,學校的東邊有一條大河,叫搖河,是廈至的母親河,河邊堤壩是散步的好地方。

衛時姌任由他拉着,忍着不安與委屈,想爆發,想對秦老師大聲地吼,但是心虛大過憤怒,自己就是差勁,怎麼好意思怪別人。

宋值拉着她走到一個橋洞,這是在大橋底下靠近堤壩的位置,很隱秘。

「姌寶,人是需要適應過程的,你現在只是久點,你可是比我厲害的呀,委屈就哭出來,我們姌寶高中也會很出彩的。」

宋值將默默流淚的衛時姌拉到懷裡,看着哭得顫抖地她,宋值收緊了手臂。

「這個老師有問題,她非常不配做老師,我們教室是有監控的,放心,她應該不會教我們太久。」

「什麼……什麼意思?」衛時姌一哭得傷心就會止不住的打嗝。

「就是字面的意思,姌寶,你很棒,不要否定自己,一次不代表永遠,這才開學一個星期,高中還長着呢。」

「宋值,你幫幫我。」

宋值看着仰頭看着自己的衛時姌,心裏感覺很不是滋味,好像自信大方成為了她的過去式,彷彿一下子失去了洒脫。

「好,姌寶,我會一直在的。」這好像是一句學生時代最不值錢的承諾,但是宋值想實現這個承諾。

兩人回到班級,數學課已經結束了,語文老師正在講課,兩人喊了報告就讓進去了,語文老師姓吳,是一位非常和善的老師,講課風趣幽默,衛時姌非常喜歡。

下課後,衛時姌就被班主任叫到了辦公室。

「衛時姌,你作為中考第一名進我們班的學生,我和其他老師都對你抱有很大的期望,可是你今天太讓我失望了,你們數學老師跟我說,你不光上課懟她,和宋值還手拉手逃課,一開學就給我整事,不光逃課還早戀,你來和我解釋下你和宋值是什麼關係,為什麼要做出這麼不尊重師長的事。」

聽着葉老師嘴裏嚴重不符合實情的事情過程,衛時姌不知道怎麼解釋逃課的原因。

「我和宋值沒有談戀愛,他是我小學同學,我們老家在一個地方,現在也住在一個院子里,所以會關係好點,我們也沒有手拉手逃課,因為一些原因,我的情緒有點崩潰,所以才走的。」

「情緒崩潰?你作為一個學生,想逃課就逃課,沒有一點紀律觀念,你跟我說說為什麼情緒崩潰。」

衛時姌說不出話,不知道要怎麼複述數學老師那些讓自己無地自容的語言。

「衛時姌同學這次數學沒考好,秦老師諷刺她不配中考第一,水平差。」

為她說話的是班級里一位從開學開始埋頭苦讀的女生——楊怡:「葉老師,秦老師不止一次這樣了,我上次去問她問題,她說不要問她弱智問題,我覺得有點不尊重人。」

看着葉老師皺着的眉頭,衛時姌在想着怎麼幫她說話,讓她免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