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的心動甜妻》[首富的心動甜妻] - 第2章 被逼結婚

「滾!」
寧樂睜眼時,剛好看到呂少帶着一伙人屁滾尿流地跑掉。
她面前,只剩下一個男人。男人的手握在她臂上,溫熱的溫度從他掌心傳來。
剛剛,是他救了自己。
「謝謝啊。」葉寧樂抹着從額際滾下來的冷汗,感激地道。只差一點點,她的手就廢掉了。
她的目光本能地朝他的臉上看去。
這張臉……帥極!
陽剛的臉部線條,兩道如劍的眉直刺入鬢,眼眸像千年古潭,清冽幽深,探不到底。挺直的鼻樑下抿着兩片薄削的唇片,不怒自威。
剛剛呂少叫他傅爺?
本城稱得上傅爺的,只有那一位!
「你是傅司南……」
「的保鏢?」寧樂說了一半的話在看到他手腕上纏着的那根絲帶時,突然轉了向。
那根絲帶是她的。
三個月前,也就是葉淑儀救傅司南的那晚,他們一起進了銀座。
當時葉淑儀和幾個人擁着一個黑西裝男人往老闆專用包廂鑽,隱約間聽到「幸好有保鏢擋一刀才沒傷及要害」的話。
周邊光線太暗,她只看到一群人的背影,連葉淑儀都是勉強認出來的。
而他與那群人離了些距離,到達包廂門口後便沒有再往裡進。
他戴着帽子,穿了黑色的夾克,看不清臉。她只記得血水不斷從他臂上滴落,他站過的地板上很快匯聚了一道血流。
本不想多管閑事,但聽他在打電話叫爺爺,言語中透露出他爺爺得了重病,希望臨終前能看到他結婚。
那一刻,她突然產生了一種同病相憐的心理,強行把他拉到一邊止血療傷。
當時因為沒有止血帶,才臨時扯下絲巾給他紮上,後來忘了取回。
他竟然帶在身上!
沒想到,傅司南的保鏢這麼好看。
讓這樣的帥哥替自己擋刀,傅司南可真忍心呢。
傅司南看着面前這小巧纖細的女人,喉頭狠狠堵了一下。自己幾時……成保鏢了?
「上次我幫了你,這次你幫我,咱們扯平了呢。」寧樂笑嘻嘻地道,朝他伸出手來,「你好,我叫葉寧樂。」
「葉寧樂?」傅司南咀嚼着這個名字,幽深的眸光閃了一閃。他的手不由得伸出來,只覺得掌心一陣柔軟,小小的指頭兒沒有久留,迅速划過,那軟軟的滋味兒直透心底。
「對了,剛剛他們為什麼叫你傅爺?」寧樂突然想到這件事,歪頭打量他。
轉而,又想起什麼般低叫出聲,「傅司南不會讓你做替身了吧!」
這種事兒,繼父葉展雄就干過。
葉展雄當初因為拆遷的事兒鬧出人命,怕人家報復,找了個演員足足演了半年他的本尊。
資本家斂起財來不擇手段,怕起死來也相當可笑。
寧樂立刻把傅司南與葉展雄划上等號,原本對他就沒有好感,現在剩下的只有無盡的厭惡!
她想勸勸眼前這男人不要為了錢太拚命,最後卻只嘆了口氣。但凡有辦法,誰又想過在刀口上舔血的日子呢?
「你自己保重哦。」她輕聲道,眼頭流露出不忍,但還是轉身走了出去。
背後,傅司南的眸光鎖着那道纖細的身影,沒有錯過她離開前那於心不忍的目光。
他這是……被憐憫了?
「總裁。」沈俊走過來,恭敬地立在他身後,「老爺子問葉小姐的事,現在告訴他葉小姐拒婚的消息嗎?」
「不必。」他擺了手。
原本以為老糊塗給他找的是一個無趣的女人,沒想到竟是她。他緩緩抬高自己的手,菲薄的唇瓣貼在腕間那條絲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