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盈盈沒尊嚴地愛了賀少年八年》[沈盈盈沒尊嚴地愛了賀少年八年] - 第3章

,出言犀利,話里藏刀。
  現在都要離開賀家了,她還怕誰呢?
那些因為常年隱忍而變得激烈的內心想法,在這一瞬間全部釋放出來。
  沈盈盈笑的清淡:「就算你們想把許明月往賀少年的床上送——」  「她也有這個命才行。」
  許明月自幼身體不好,常年需要靜養。
  許明欖大概是想不到沈盈盈居然敢說這種話,表情愣了一下,隨後陰沉的臉上凝聚可怕的怒火。
  他三兩步的跨到台階上,攥着沈盈盈的風衣,將單薄的人拉近。
  他們這群人素來自命不凡,大概從來就沒有尊重過沈盈盈——所以當許明欖氣勢洶洶上來準備打她的時候,才會沒有人攔着他,包括在一旁站着的管家。
  沈盈盈很快偏頭,但沒能躲過去那巴掌。
  「沈盈盈,你可真把自己當根蔥,要不是你死皮賴臉賴在賀家,年哥會有家不回?」
  確實,賀少年已經快半年沒有回國了。
  如果追究更深層次的原因,或許是因為她,他才不願意回來。
  許明欖個子高,氣勢足。
那一巴掌打的狠,沈盈盈很疼,心裏卻在想哪怕賀少年多給她一絲尊重,今天他都不會敢打她。
  沈盈盈沒有哭,她偏過頭對着許明欖一字一句道:「這巴掌——我會記住。」
  許明欖的眉眼眯了眯,語氣更加不屑:「離開賀家,你什麼都不是。」
  「你記住又能怎樣?」
  說罷,繼續挑釁道:「有本事你搬出去,就別再搬回來!」
  沈盈盈的手心攥的緊緊,平滑的指甲深深地陷進掌心的皮肉里,刺激的她越發清醒。
  她知道,她現在動不了任何人。
  就像她清楚明白的知道,賀少年不愛她一樣。
  賀少年不愛她,所以離開了賀家,她就等於一無所有。
  他們這群人認定她是條狗,哪怕賴在賀家搖乞擺尾,她也捨不得走。
  許明欖的這巴掌像是打醒了她,也將她心底里那點不舍,一揮而散。
  專車司機來的及時,沈盈盈接了電話後,指引他把車往裏面開。
  走時,她沒有回頭望一眼這個她住了八年的地方,走的很決絕。
  管家見她離開後,立刻進屋跟賀母報告:「沈小姐走了。」
  賀母悠悠地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