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怎麼又嘎了》[快穿:怎麼又嘎了] - 第2章 真相

喬窈躺着思考了一下人生。

突然她聞到了食物的香味!

「吃的!」喬窈一個鯉魚打挺的站起了身。

她居然聞到了食物的香味!

她跟隨着香味看見了擺在遺像桌前的食物。

齊窈走到桌前對着食物就開始吸氣。

雖然吃不了感受不了食物在嘴裏的口感,但是她還是可以感受到食物的味道。

「嗚嗚…」太美味了!

自從她染上藥物之後就再也沒好好吃過東西。

就算她偶爾會吃,東西在她嘴裏也如同嚼蠟。

把食物吸到無味之後,喬窈又躺回了地上。

「好無聊啊~自己參加自己的葬禮黑白無常什麼時候來勾魂啊!」

葬禮儀式差不多結束了。

喬窈在大廳晃了一下,並沒有看見李呈矜的身影。

她的葬禮還是在上次結婚的酒店舉行。

「也不知道李呈矜怎麼想的,難道是第二次半價?」

居然找不到李呈矜喬窈決定到處晃晃說不定還能碰見別的鬼呢。

她走到了酒店的後花園處。

這裡有一個大的噴泉,噴泉底下布滿了小燈非常漂亮。

除了噴泉是亮的就再沒其他的燈了。

四周都是茂密的綠植和樹木,要不是現在她是鬼還真怪嚇人的。

「月黑風高夜,還真是一個偷情的好地方呢嘿嘿嘿…」

「嗯?」

喬窈看見花園的角落處似乎有一對人影。

人影被草木遮掩着,不仔細看還真看不清楚。

喬窈悄咪咪的往前走了走。

畢竟有瓜誰不愛吃呢。

「等等!我是鬼哎!我幹嘛這麼小心翼翼。」直起身子大步往前走去。

還沒走幾步喬窈便聽到了令她熟悉的聲音。

「嗯~呈矜別亂摸啦。」女人聲音嬌喘着。

「不讓摸你還把我拉到這?」溫柔清潤的嗓音讓人無法想像會說出這樣的話。

「討厭~明知故問,把你拉到這還不是想問你些話嘛。」

「嗯?」

「喬窈那賤人死了我看你傷心的都瘦了。」女人聲音帶着酸味。

「呵…曼曼你可冤枉我了,你也知道我現在可是喬窈名義上的丈夫還是一直愛着她默默為她付出的李呈矜,如果我表現的太自如現在你可就不能縮在我懷裡了。」李呈矜聲音帶着委屈。

「我做這一切可都是為了你,喬宴雖然死了但是他的財產一分不少的全留給了喬窈,我做了他這麼些年的養子為他盡職盡責的照顧喬窈管理公司的事情,本來想把他弄死我拿着遺產就可以娶你了,沒想到他一毛都沒給我留。」男人溫柔的聲音帶着狠厲。

「哼~喬宴那個軟腳蝦,我在他身邊這麼多年都不識貨一天到晚對着他那個死了多年的老婆遺像還以為自己有多深情呢。」

「好了曼曼你先回宴會去照顧賓客晚上我再去找你。」

李呈矜拍了拍王京曼屁股讓她先回了大廳。

「討厭,那我晚上穿你最喜歡的睡衣等你~」王京曼依依不捨的扭着腰回了大廳。

喬窈只覺得腦袋要炸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