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吃的水餃》[凡人吃的水餃] - 第一章

只有敬佩,如果我是你,肯定早就身死道消了。」
有人敲門,送來了床等傢具,我被他要求着每天睡一覺,並沒收了窺塵鏡,他坐在床邊的椅子上,握着我的手,像什麼病人家屬一樣。
「行吧。」
我安安靜靜地躺在被子里,「睡不着怎麼辦呢。」
他眼皮打架:「那我給你數水餃吧,一個水餃,兩個水餃……」「水餃是什麼來着?」
四千年沒吃過東西的我這樣問。
他欲言又止:「那你喜歡什麼東西,我給你數。」
「我喜歡虐戀的情侶。」
「一對情侶,兩對情侶,三對……」他的臉突然扭曲,「我要把他們全殺了。」
「那你數蚊子吧,我記得我以前很喜歡蚊子的,特別是悶熱的夏天,池塘邊,嗡嗡嗡嗡嗡嗡……」他眼神逐漸迷茫,腦門往床頭一磕,自己睡著了。
我溜下去觀察他,他皺着眉毛一臉難受,似是白天遭受過什麼非人的折磨。
我是個心軟又情緒化的神,即使他是我死對頭,此刻我也有些於心不忍。
把手放他臉上想給他揉開,溫熱的呼吸噴在掌心,癢酥酥的,毛茸茸的眉毛在指尖蠕動,聽見他痛苦的囈語:「章魚……不要……」「我很快就好了,我感覺得到。」
我悄悄說,怕他聽見,「謝謝你啊,別醒啊,再給我摸會。」
摸哪哪縮,俊俏白皙的臉很快皺成一團,手感柔滑彈手,我想起來曾見過凡人吃的水餃了,吞了口口水。
他似乎是魘着了,任我怎麼揉搓也醒不來,只能擺頭哼哼無力掙扎。
真治癒啊。
黑化值下降了。
早上醒來,司命臉上掛着黑眼圈:「你什麼時候才能適應人形?
就非得像個青蛙一樣趴着?」
我不能說我昨晚折磨你直到睡着,把頭轉開:「我要工作了,還有很多糾結的姻緣需要處理。」
跟着我上了三天班,司命變成了半死不活的樣子,渾身無力情緒低下,神力不斷流失。
我把他搬到床上,他神情枯槁,眼神失焦:「姑媧,神存在的意義到底是什麼……」「你別想了,你不要身死道消啊。」
輪到我當病人家屬了,「來吃點鮟鱇魚吧。」
「噦……」他乾嘔了一陣,「謝謝你,拿走。」
「怎麼辦呢,你怎麼也出問題了。」
我着急地打開通訊石板,「我找雷公來電你一下吧。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