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神,有點不正常的經歷很正常》[作為神,有點不正常的經歷很正常] - 第4章 醫院(2)

與手機內的另一邊交談,看其模樣,漫不經心中帶着幾分俏麗。

而少女看到方喻之從房間內走出,肉眼可見的蹩了蹩眉,給了他一個制止的眼神,然後匆匆在電話裏面說了幾句話,就朝着方喻之跑來。

「你去哪?」

「沒事了,一點小傷,我還有事情。」說著,方喻之怕少女擔心,還指了指腹部,跳了兩下,證明自己確實沒事。

「不行!醫生說你要靜養,你應該好好養傷。」少女一口回絕,身形一動,走到樓道的另一邊,擋住他走的方向。

「我真的沒事..」方喻之苦笑,少女的心意他領了,但是他確實不能讓妹妹過多擔心。

「你是怕醫療費吧,沒事,我已經交了,你放心。」少女看到方喻之苦笑,以為他是沒錢交醫療費,當即解釋,讓他不要對醫療費擔心。

「不是的…呃,你知道清泉大學吧,今天不是能提前入校嗎?我還有回去弄一下行李…」

就在少女以毋庸置疑的眼神看着他,擋住他前進道路時,方喻之靈光一閃,想起今天正是清泉大學入學的日子,想要就此讓少女放自己過去。

可哪知,少女聽後非但沒有讓路,還一手指向了他背後的病房,開口說:「清泉大學是吧,我給我姥爺打個電話,讓他明天開學。」

「……」

啊?我擦?雖然他知道清泉大學是私立的,但是你也不能這麼豪吧,什麼叫你給你姥爺打個電話,就能讓大學停一天開學。

你再離譜,你也要有個度啊。

看到方喻之沉默,少女保持一貫的動作,雙手將他扭過身,推回病房。

「等等…」

方喻之趕忙制止,詫異的看了少女一眼,他想不明白怎麼有這麼強勢的女人。

「幹嘛?」少女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仰視着他,眼神對視間,毫不露怯,手中動作不斷,想讓他回到病房。

「我要回家,我真的有事情…」

「什麼事情?」

方喻之沉默,僅是見了一面,他不需要對眼前人說那麼多。

少女狠狠的跺了跺腳,不滿的看着方喻之,她就搞不明白了,為什麼會有人便宜不佔的?

作為慶家大小姐,她自小接受的教育就是,滴水之恩,湧泉相報。

昨晚既然方喻之救了她,那就是對她有大恩,她有責任也有義務好好照顧他。

但是,誰知道方喻之就跟茅坑裏面的石頭,又臭又硬,居然一點都不聽話。

「你怎麼才能回去?」

「你怎麼才能讓我回去?」

方喻之反問,他搞不明白這個女孩子的心思,莫名其妙,又不訛你,你就讓我走唄。

「那你起碼讓我報了恩吧..」少女無奈,只好說出實情。

「報恩?」

方喻之將頭歪到一邊,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原來那個少女是她啊,不能怪他,昨天晚上太黑了,他剛到少女跟前,就被捅了一刀,哪裡來的工夫打量少女呢。

然後,他猛地想起他心心念念的神格。

動用神力,微藍光芒附在眼珠之上,慢慢打量着少女。

沒有,他在少女的身上已經看到不到神格的蹤跡,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他只看到了一名處於花季少女,身穿百褶裙,五官精緻,淡黃色長發及腰的女人。

這樣一來,他就更沒有理由跟這個女人在這裡耗了。

「讓開,我不需要你的報恩。」

這次,方喻之故意用不耐煩的語氣說,眼神睥視着她,帶着一種不允否認的感覺。

少女沉默,二人面面相覷。

最終,少女退步,走到樓道的一旁,帶着幾分不甘。

「喂,你叫什麼?」

待方喻之走到拐角處,身後少女不知何時跟了上來,朝着他問道。

「方喻之..」

方喻之老實回答,轉過身,向著醫院外走去。

「我叫慶靈欣,你要是在清泉大學遇到什麼問題,你就來找我。」

方喻之身形一頓,隨即像沒事發生一般,接着往外走去。

慶靈欣…她跟神格有什麼關係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