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神,有點不正常的經歷很正常》[作為神,有點不正常的經歷很正常] - 第2章 啊?為什麼神也會穿越?

嘶~

好疼,好疼…為什麼活了上千年的神也會頭疼啊?

落日餘暉之下,心存死意的少女半張開嘴,看着握住她手掌的那隻白皙手掌怔怔無言。

她明明下夠葯了啊,沒有人能夠在喝下半盒安眠藥後還能活過來。

可偏偏奇蹟就是發生了,而且是發生在少女的眼前,那舉着手掌的少年正被她壓在身下,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捂着有些頭疼的腦袋。

「小穎,你在幹什麼?」

清冷不失溫情的聲音響起,隨着手掌那頭主人的用力,少女的手也放了下去。

視野向下,少女清澈無比的眼眸與少年純黑沒有一點雜質的眼瞳四目相對。

「還不快從我身上下來?!」

少年的聲音中夾雜着幾分慍怒,不知是因為她讓少年喝下安眠藥,還是她自己的一死了之。

少女無言,在少年有些審視的眼神下,獃獃的下了床,站在一旁。

少年仍舊在捂着頭,緊閉雙目,眉毛輕顫,那股頭疼感有一股鑽心的疼痛,讓他作為『神』都有點緩不過勁來。

沒錯,原本的少年已經死了,取而代之的是,他這個莫名其妙穿越過來的『神』。

待頭疼稍減,少年睜開眼睛,藉著窗外夕陽,環顧四周。

這裡,並不是神界啊?為什麼神也會穿越?

房間不大,除卻他眼前站着的靚影,約莫三十多平米,一張他正在躺着的木床,窗戶下邊的長桌,長桌對面有一個兩米大小的衣櫃,以及門口的一個衣架子。

在不遠處,房間的角落處還有一扇類似洗澡間的門扉。

少年的第一印象就是,這個家庭並不富裕,甚至還有點貧窮。

他看向一旁的少女,恰巧少女也在看着他,二人面面相覷,氣氛逐漸尷尬,靜默下來。

片刻,饒是氣氛太過壓抑,少年剛想開口,一道道破碎的記憶碎片在他的眼前流轉,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少年名叫,方喻之。

自小無父無母,與一個妹妹相依為命,生活雖說貧苦,但也算的上過的去,尤其是今年,他和他的妹妹雙雙考上了本地大學,並且由於成績優異,還減免了一部分的學費,說是學霸也不為過。

可,這些跟他有什麼關係啊?

他只是一個『神』而已,你見過哪個神穿越的?

但既然已經穿越了,也只好既來之則安之,順其自然,心神一動,往日幾個熟練的法訣讓他捏出。

隨之,已經名為『方喻之』的神,呆愣在原地,他的神格呢?他辣莫大的神格呢?

神格,在飛升上界之後,修鍊者所修金丹才能生成,可以理解成『神』的身份證。

失了神格,也可以說,他被神界除名,被貶為凡人,開始重修之路。

不過,就在剛才查看原主的記憶的時候,他分明察覺到,這個世界只是一個普通世界,並沒有靈氣復蘇,修真者是無法修鍊的。

換句話說,他要是失去神格,在這個無法修鍊的凡界,他就只能尋找神格,來補足自己缺少的『身份證』。

「哥哥,頭疼嗎?」

正思索間,那在一旁惴惴不安的少女開口,臉上那幾分柔弱之色,伴隨着關心看着他。

方穎,原主方喻之從孤兒院中領出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