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神,有點不正常的經歷很正常》[作為神,有點不正常的經歷很正常] - 第1章 我親愛的妹妹(不是親的)(2)

了,他考上了本地的一流大學;清泉大學。

然而,少女並沒有那麼高興,在重新喜悅的臉龐下,是她不曾給哥哥展露過的可怕佔有感,她就好似心中缺了一塊似的,很疼,很疼。

哥哥要是去了大學,他們怎麼能夠天天在一起,他會被那些瑣事煩身,會漸漸疏遠她,會在大學認識朋友,老師,乃至她想都不敢想的『女朋友』。

窗外清風佛動,吹進了屋內,吹起了少女烏黑亮麗的發梢,她一手捏住那翩翩起舞的發梢,眸中異光流轉,她又看向躺在床上的哥哥手腕處。

少年的手腕很是白皙,哪怕是常年打工,在他的手腕上也只是泛起一條條隱約可見的青筋,讓他的手腕更加有力。

手腕之上,正綁着一個有些破舊暗淡的紅袖帶。

少女眼眸下垂,輕咬嘴唇,她又想起了初見哥哥那時的場景。

那時的她還沒有想到會遇到哥哥,只是一個人剛剛遇到父母去世,被親戚送往孤兒院,一個人孤獨的蜷縮在孤兒院的單人床上面輕聲哭泣。

她不理解為什麼大人總是看重那些利益,明明她父母在的時候,他們總是笑臉相迎,一個勁的誇着她『聰明伶俐』『像個小瓷人一般』的詞語。

而等父母去世後,他們再看到她,就宛如看到路邊的死狗,下水道的蟑螂,眼眸輕蔑,在她聽不懂的嘲諷中,慢慢遠去。

好在,許是聽到了她的抽泣,那時還沒有出去打工的哥哥來到了他的身旁,以一種怪異扭捏的表情哄着她。

隨着時間的推移,她已然忘記了哥哥對她說的話,只是記得哥哥說過一句。

「放心,從此以後,我就是你哥,誰要是欺負你,你就告訴我,我說什麼也要啃他一口。」

少女笑了,如同黑夜璀璨醒目的明珠,她將父母留給她的紅袖帶送給了哥哥,那時她便想,這輩子她有了也只有一個親人。

時間回到現在,少女從往日的回憶中緩過神,緊握着哥哥的那隻手輕輕鬆開,指底擦去眼角的淚水,另一隻手也從床底探了出來。

手掌上握着一件物品,一件本不應該在她手中的物品。

那是一把水果刀,她曾用這把水果刀幫哥哥削過無數蘋果,遞給哥哥,看着他咬下果肉,用着寬慰的笑容看着她。

看向刀面,刀面上倒映出少女本就出彩的面容。

鵝蛋臉,柳葉眉,皓齒紅唇,一顰一笑間有着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柔弱之感。

今天,她也將像往日跟哥哥削蘋果一般,劃斷她的脖頸,跟哥哥永遠永遠的生活在一起。

少女站起身,走上床鋪,半躬身的跪在少年身前,冰冷而又無情的刀柄在閃閃發光。

窗外昏黃的夕陽灑下,一切好似沒變,一切好似變了。

她頓了頓,想起什麼,臉上泛起紅暈,又將剛剛拿起的水果刀放下,嘴中舌尖微顫,抵在上顎,滾燙的熱氣的吐出,慢慢的低下頭,朝着少年的唇間靠近。

許久,吻分,少女臉上帶着醇紅,心中那塊剛剛升起的石頭落下,再次將身旁水果刀拿起,衝著自己沒有絲毫猶豫的刺下。

哥哥,生日快樂,小穎會一直,一直的陪着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