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神,有點不正常的經歷很正常》[作為神,有點不正常的經歷很正常] - 第1章 我親愛的妹妹(不是親的)

哥哥,死了。

仲夏的黃昏最是悶熱,即使窗帘隨風輕輕搖曳,也抹不去堵在心頭上的陰霾,一間有些昏暗的出租屋小屋內,被大開的窗戶所照進的金黃,而熠熠生輝。

少女坐在床邊,她一手緊握床上那有着俊郎面孔的男孩手掌,一手耷拉在床下,隱藏在黑暗床底中。

微風吹進小屋,沒有吹走女孩眼角的淚痕,反而讓她微微一顫,趴在床單上的身軀再次上下浮動,一道道低微抽泣聲傳來。

哥哥,是一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人,雖然平日中死板固執,一心只想要讓她成為優秀的人。

可每每當她堅持不住,快要放棄的時候,他又總會出現在她的一旁,露出讓她神往的溫和一笑。

她想,哥哥是愛她的,就像曾經父母出車禍離世,她被丟棄到孤兒院一般。

哥哥,也是一個孤兒。

他是孤兒院裏面的孩子王,是其他孩子不敢招惹的存在。

不僅因為他的年齡最大,更是因為哥哥他為了讓孤兒院的大家上學,他自己輟學,前往清泉市內打工。

孤兒院的狀況很糟糕,在少女的記憶中,總是有着刻薄的護工心情煩躁的辱罵著他們「賤種」。

她知道那是什麼原因。

說到底,孤兒院的誕生也只是那些只聽說過的紳豪所搭建起來的『遮蔽所』。

呵,他們多高尚,多有善心。

每次看到那些紳豪坐着豪車前來假惺惺的探望,她就有一種噁心至極的眩暈。

但她不能說出來,因為她知道,紳豪需要他們,需要一個看上去美好氛圍的『大家庭』,而不是需要一個不懂禮數的小雜種。

所以,她在等,等一個能夠讓哥哥解脫的機會。

終於,那個機會來了。

前不久,那些紳豪背後的事情被盡數挖出,他們一個個下了馬,進了她心中那永遠都出不來的地方:監獄。

她也終於有了機會,出了孤兒院,找到哥哥,告訴他,他們有了機會,他們終於可以逃脫那個『孤兒院』。

於是,哥哥也答應了,平淡的嘴角微微勾起,那面目表情的眼眸下儘是對她的柔情。

然後,他們順理成章的住在了一起。

他們一起吃飯,一起打鬧,一起躺在沙發上對着未來進行美好暢想。

可突兀的,她慌了。

那天傍晚,她看着對她敞開心扉,挑着眉毛說著數不盡話的哥哥慌了。

她意識到,哥哥自由了,哥哥不再受錮與孤兒院的壓力,從此他也可以像普通人那般自由自在的生活。

她沒由來的心慌,現實給她的只有恐慌感,她簡直不能想像哥哥離開後,她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樣。

於是,她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成為哥哥眼中的那個唯一。

她也是那麼做的,每次放學回家後,她總是黏在哥哥一旁,看着哥哥在書桌上分秒爭奪的學習着。

哥哥失了孤兒院的壓力後,他很快又升起了重新上學的念頭,自覺報考了社會招生。

他也很成功,在僅僅面臨考試的三個月內,他自覺了其他人學習了三年的知識,並且在次次的模擬考中總是名列前茅。

他成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