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 - 第5章 罰跪!圓房

蘇挽哦一聲,起身攏好衣衫無頭蒼蠅似的往外走。

鶯語趕忙朝蕭屹川拂拂身子,跟上她。

「王妃,王妃不用為了奴婢同王爺鬧的不愉快。」

蘇挽嘆一聲,腳步放緩,「就你這沒二兩肉的小身板,我一巴掌都能給你扇飛,何況是五十大板,不得要你小命,我還準備讓你當我的試菜員呢,捨不得你這麼早犧牲。」

「試菜員?」鶯語思緒成功跑偏,「是什麼東西?」

蘇挽挽住她胳膊嘿嘿笑兩聲,「試菜員就是幫我嘗菜,好吃不好吃都得嘗,今天小東西們吃的也得嘗。」

鶯語臉色瞬間發青:「小……小公子們吃的也嘗?」

這可比五十大板還要她命吧。

蘇挽溫和笑笑,安撫似的拍拍她頭,「放心放心,沒那麼辣,很好吃的,你吃一次就會愛上的。」

鶯語扯扯嘴角,艱難的笑笑。

祠堂。

蘇挽砰的跪下,低頭凝着自己指尖,拇指摩挲完食指指尖後她成功進入空間。

五畝良田種着各色蔬果,一條小溪繞着良田,頭尾相融。

小溪四五米開外是一樁竹製小樓,她十八歲那年被車撞入這裡,小樓便已經存在,七年過去,小樓如同之前模樣,毫無變化。

她進屋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各種存貨,心裏的不安心慢慢散去。

還好她有屯東西的習慣,又在農學院待的時間久,知道民以食為天,存了不少種子,要是以後男人跟她和離,她也能活下去。

挖地除草一下午,她漚好新肥離開空間。

祠堂,鶯語彎腰駝背的跪着,肚子咕嚕咕嚕響。

蘇挽掏出袖袋裡的兩個小燒餅遞她,「吃掉。」

鶯語趕忙把小燒餅藏起來,輕瞪她一眼,「王妃!罰跪不可以吃東西。」

蘇挽撇撇嘴,膝蓋一歪,人坐到蒲團上,一手拿着燒餅咬,一手捶捶着肩,「走,累了,做飯吃去。」

鶯語:「……王妃,您別在祠堂吃東西。」

蘇挽哦一聲,咽下最後一口小燒餅,撐着地跳起來,「跪也跪完了,吃完飯睡覺。」

鶯語:「……」

這跪祠堂能自己起來嗎?!

她一把拉住她袖子,搖頭,「王妃,不可以起,王爺還沒派人來讓我們起呢。」

蘇挽順勢拉起她,「走吧,他不說知道錯了就能起來了嗎?」

鶯語:「……」這難道不是氣話?

蘇挽見她愣愣的不說話,拖着她離開祠堂,去攬沁閣的廚房。

蕭屹川進宮交還兵符回來,踏進攬沁閣便聞到滿院飄香,心裏憋悶着的不悅漸漸散去。

青狐見他緊繃的神色鬆開,淺聲稟報:「王爺,王妃酉時一刻從祠堂出來的,然後便進了小廚房。」

蕭屹川嗯一聲,冷然視線掃向西側小廚房,淡問:「四隻呢?」

「啟稟王爺,大公子帶着二公子、三公子、四公子一直待在書房,除了聽先生授課,別的時間都在抄寫孝則。」

蕭屹川點頭:「以後看好他們東西,別讓那堆東西跑出來嚇着王妃。」

青狐默,少頃,應:「王爺,屬下認為王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