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邪醫》[最強邪醫] - 第9章 我們離婚吧

蘇芷洛一愣,急忙問:「怎麼了?」

秘書的臉色有些難看,忐忑的說:「一個叫楚揚的保安,把樓下的公子哥兒們全給打傷了,而且還把他們的車都給砸了,現在樓下一片混亂。」

「什麼!」

蘇芷洛攥着的咖啡杯差點掉在地上。

蘇芷晴趕緊把杯子接過來:「姐,那你快點下去看看吧。」

蘇芷洛走下前面,蘇芷晴想了一下,也跟在了身後。

此時樓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楚揚正抓着甄浩源的衣領,抽着他的嘴巴。

「你知道我是誰嗎?你這個狗雜種保安,你信不信我分分鐘就能讓你在星海市消失?」

鄭浩源臉已經被打成了豬頭,但還在嘴硬,大聲叫囂着。

旁邊看着的人這麼多,鄭浩源被保安打也覺得面子上掛不住。

圍觀的人也都屏住呼吸,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這個保安到底什麼來頭,竟然敢對這麼多公子哥動手!

甄家勢力大,單是這甄少爺就不是一個保安能惹得起的,更何況整個星海市的豪門子弟幾乎都被這保安給打了。他這明顯是在花樣作死啊。

楚揚陰沉着臉,看向甄浩源:「如果你不想變成殘廢,警告你,離蘇芷洛遠點。」

「原來是蘇芷洛讓你動手的!這個可惡的女人,竟敢得罪我!她也不看看,她的生意都是誰關照的!

早知道蘇芷洛不是什麼好東西,一個女人能把生意做到這麼大,不知道爬上過多少男人的床。

老子不嫌棄她是個破鞋,願意追求她,她就應該感恩戴德,現在竟敢讓一個保安來羞辱我,我是絕對不會放過這娘們的!」

旁邊一個被塞進垃圾桶的富二代也說著:「對,這口氣絕對不能這麼算了,我們家產業以後也會跟鼎蘇國際勢不兩立!」

「對,聯合抵制鼎蘇國際!」

楚揚輕嘆一口氣:「我今天心情好,本來不想殺人,可你們非逼我……」

楚揚周身驟然迸射出一股可怕的寒氣,周圍的人都感受到了那股強大的壓迫感。

楚揚單手掐住甄浩源的脖子,一點點的向上托舉,單手就將他舉過了頭頂。

甄浩源的臉頰頓時就變成了豬肝色,他痛苦的踢騰着雙腿,還想說什麼,但喉嚨卻一點都發不出聲音來。

絕望的感覺漸漸將甄浩源的身體包圍,他看着楚揚的眼神,冰冷而嗜血,就如同一個來自地獄的死神,分分鐘都可以終結他的生命。

其他人一看不好,誰也不敢再發出聲音,而是驚悚的開始拿起電話搬救兵。

蘇芷洛趕到的時候,甄浩源就剩下一口氣兒了,舌頭都伸出來了,褲子也濕噠噠的,明顯失禁了。

「楚揚,你幹什麼,還不快放手!」

蘇芷洛一聲厲喝,楚揚漆黑的瞳仁開始恢復常色,漸漸變成人類該有的模樣。

楚揚手腕輕輕一甩,甄浩源的身體就像是一塊垃圾一樣,被扔在了 報廢的車上,深深陷入機蓋里。

蘇芷晴看到樓下的這一切,也驚訝的捂住了小嘴兒,她根本就不敢相信,一個正常的人,能製造出如此可怕的畫面。

幾個富家公子哥的身體,都以極為古怪的角度趴在地上,有的斷了胳膊,有的斷了腿。

他們開來的價值千萬的豪車,也都變成了廢鐵,場面一片狼藉。

蘇芷洛吩咐秘書:「叫救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