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晚上見》[總裁,晚上見] - 第三章孤男寡女一個屋檐下!(2)

亂和緊張的情緒,他那深黑的眼眸很隨意的掃了一眼她「在我看來病人傷患不分男女!」

  即使聽到這麼冠冕堂皇的理由,而且還是薛睿的大哥,她還是會覺得各種尷尬,呼吸還是會那麼的急促。

  她試圖要抽離腿,男人認真並且不容人抗拒的開口「子玥,你這麼固執的病人,我還是頭一次見!」

  這子玥叫的好親密,她老公都沒有這麼叫過,這子玥兩個字讓她耳根突然嫣紅了起來。

  也許人家是因為親戚關係還有不下心撞到了她才這麼客氣,而她這會各種矯情好像有點不識抬舉了。

  薛凱見她總算乖乖的不在亂動,才深吸了口氣。

  這白皙的小腿上,布滿了幾處擦傷,隱隱的還泛着血漬,有些觸目驚心。

  他那深黑的眼眸內閃過一絲複雜的流光,很是認真的看着她的傷口。

  突然手裡的動作都停下了,她以為是她腿上的傷太血腥了,所以他這會下不去手。

  於是她輕輕的吸了口氣「大哥,沒事的,我不怕疼的!」

  「為什麼不怕疼,疼你完全可以叫喊,為什麼要忍着!」

  薛凱抬起眸子,那幽深的眸子冷不丁的撞上了她的眼神,心微微的一悸動,眼底升起一抹不明的情緒。

  等她試圖在要打量薛凱,他此刻正熟練且認真的幫她處理着傷口。

  先是用棉簽蘸着酒精,輕輕的在她皮膚上擦拭,涼涼的,感覺很舒服。

  隨即又換了一根棉簽蘸了另外一瓶藥水。

  他薄唇輕啟,嗓音柔和「有點疼,你忍忍!」

  不知道為啥她有種錯覺,他好像很關心她。

  此刻的薛凱專註全在她的腿上,這個男人真的很好看,真的會不自覺的吸引人的目光,都沒有辦法用言語來形容他那俊美的容顏。

  樓子玥突然意識到自己有點想入非非了,趕緊狠狠的掐自己一把!

  薛凱突然感覺到樓子玥的突然一顫,眉心一皺「怎麼很疼?」

  樓子玥猛的搖搖頭,小臉突然微微的嫣紅起來。

  樓子玥再也不敢亂看了,就任憑他處理傷口。

  「好了,今天晚上不要碰水,把另外一隻腿也伸出來!」

  她當下特尷尬,一臉認真的道「我另外一隻腿很好,真沒受傷!」

  薛凱見她說的很認真,不像是撒謊的樣子,也就不再強求了。

  她就這麼端坐在沙發上,薛凱直接收拾起藥箱子。

  她突然緩緩開口「大哥謝謝你,我該回去了!」

  「外面還在下大雨,電閃雷鳴的,你打算去哪?」

  薛凱突然那幽深的眼眸一緊!

  他這會的樣子和剛才給她上藥的樣子截然不同,像是兩個極端的反應,忽冷忽熱,難以琢磨!

  她突然開始結結巴巴起來「我要去…!」

  她本就無處可去,在加上薛凱那忽冷忽熱的樣子,她突然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既然沒處可去,那就好好在這待着,這個你拿着!」

  薛凱將心底的煩躁壓下,聲音有些生硬。

  樓子玥看過去是個雞蛋,有些後知後覺起來,突的心頭一緊,才想起臉上還有一個巴掌印,怎麼他發現了?

  瞬間想起老公和妹妹的背叛,她鼻頭微微泛起酸意,努力的壓下心底里的那份酸澀。

  她微微顫顫的試圖伸出手接過那充滿暖意的雞蛋。

  接過的時候不小心指尖碰觸到他的手掌,一陣**的感覺襲來,彷彿當下被電了似的。

  薛凱一個轉身離開,走到轉角處,安撫的話語落下「在這不需要拘謹,把這當自己家就成!」

  如果剛才那杯薑湯是打掃阿姨留下的,那麼這暖暖的雞蛋,又怎麼回事呢?

  她和這個男人之間沒交情,可為什麼他對她這麼好?

  在樓子玥看不到的轉角處,薛凱臉色陰沉起來,一想起她臉上那很是明顯的巴掌印,他那濃黑的眼眸中就划過一抹冷意。

  一股寒氣瞬間升起。

  他不假思索的拿出手機,撥通了電話,冰冷的口吻吩咐道「小陳,速度幫我查樓子玥三年的近況!」

  「老闆我明白了!」

  小陳有些意外,老闆竟然讓他查一個女人的近況,這太匪夷所思了,腦子裡滿滿的疑惑。

  他可從來都沒有見到過老闆和任何女人有過什麼接觸,他甚至一度懷疑老闆的性取向。

  不過老闆剛才那麼一個電話,應該算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窩在沙發挺無聊,屋裡又很安靜,隱約能聽到外面下雨的聲音,還能聽到電閃雷鳴的聲音。

  她慢慢起身,試圖走一走,剛上藥的時候確實挺疼的,但是這會還真別說好多了,一點都不疼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