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有缺》[諸天有缺] - 第8章 路遇劫匪

等他距離小村落僅剩幾十米時,卻隱隱聽到村落里傳來一陣喝罵聲,及婦幼的哭喊聲。

「難道有劫匪?」

江少天立馬加快了速度,宛若一隻獵豹,飛奔而至。

等江少天進入村落時,頓時怒氣上涌,目眥欲裂!

只見村落裏面一片空地上,一名凶神惡煞的虯髯大漢,袒露着半個上身,正揮着手裡的鞭子鞭打着一位年逾六十的老者,老者渾身血痕,蜷縮在地,卻硬是沒吭聲。

虯髯大漢身後站着兩個人及三匹健碩的馬,而老者身後是一群擔驚受怕、聚在一起的村民。

「哼!老東西,我看你能扛多久!」

「住手!」江少天暴喝一聲,向著那名逞凶的大漢衝去。

那大漢見有個小屁孩沖向自己,還以為是老者的子孫,他停下手裡的動作,然後揚起手裡的鞭子,帶起一陣尖銳的破空聲,不由分說的抽向江少天。

「好狠的心!」江少天被對方不分青紅皂白的做法給激起了殺心。

他任由鞭子落下,腳下非但沒有停頓,反而加快了前沖的步伐。

待鞭子快落下去,他猛地伸出左手,「啪」的一聲,將其攥在手裡,手心頓時一陣火辣辣。

但江少天眉頭都沒有皺一下,沒有管那大漢一臉錯愕的表情,他一躍而起,在空中一個側旋,一記腿鞭狠狠地抽向大漢的胸膛。

「啊~噗~」那虯髯大漢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江少天這一記蘊含滿腔怒火的腿鞭抽得倒飛而出,在空中噴出一大口鮮血,砸塌了不遠處的一座木屋。

之前大漢身後的那兩個跟班也懵了,一個稍顯年長一點的示意另一個人去看看那個大漢的傷情。

他則是色厲內荏的指着江少天吼道:「臭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在幹什麼,竟敢打傷我們血蛇幫的人!」

江少天卻是沒搭理他,他走向那名老者,將他扶起來,安置到了後面,「老伯,您先在這裡休息一下,其他的交給我吧!」

但是老者卻在江少天轉身之際,拉住了他的手臂。

「少俠,咳咳…謝謝你的救命之恩,但是還請你放他們走吧,不要傷了他們的性命…否則他們幫主知道了,我們整個村子都將沒有生存之地啊!唉,咳咳…」

「這。。。」

江少天一時不知該感慨村民的懦弱,還是感慨這所謂的血蛇幫,在這一帶的威勢。

「小子,那老東西說的沒錯,惹了我們血蛇幫,沒有好下場的,識相的話,勸你不要插手,我可以當作這件事全然沒發生過!」

那虯髯大漢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跡,在那個跟班的攙扶下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廢墟。

那小跟班聽到大漢竟然要認命,不打算報仇,立馬急了,「豹哥,不能就這麼算了,我們…」

結果大漢沒等他說完,一腳將他踢翻在地,「閉嘴!給老子滾一邊去!」

他嚴重懷疑這個蠢貨想害自己,一點眼力見都沒有。

你自己想找死,可別拉上老子!

「不過,老東西,看你還算識相,我今天就大發善心,再給你們幾天時間,希望我下次來,你們能準備好足夠的貢品!」

「走!我們回去!」大漢招呼上兩個跟班,準備先撤。

江少天見狀,輕輕掙開老者的手。

「走?我讓你們走了嗎?」他一步步地逼近那名大漢。

大漢顫顫巍巍的後退。

「小子,我勸你想清楚,我只是我們幫里實力最弱的一位副幫主,只是聚靈三重,我上邊還有兩位聚靈四重的副幫主,血狼和血熊,而我們的幫主,血蛇,已經快要步入聚靈七重了!」

「哦?這樣嗎?那你是不是叫血豹啊?」江少天腳步未停。

「對,我就是叫血豹,你是不是想清楚了?」血豹眼中燃起一絲求生的**。

「不錯,我想清楚了,蛇、熊、狼、豹,你們還真的就是一窩畜生啊!」

「小子,你!!」

「所以你們還是去死吧,人類不歡迎你們!」話音落下,江少天對着已近在三尺的血豹猛地一拳揮出。

本就受傷的血豹,根本無力抵抗,直接被擊飛出去,等落地後已是沒了聲息,直接被江少天一拳震碎了心脈。

可憐的血豹,連脈靈都未釋放出來,就直接身亡了。

那兩個跟班見此情形,慌慌張張想要騎上馬逃跑。

但江少天既然做了決定,怎會讓他們如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