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有缺》[諸天有缺] - 第10章 遭遇血蛇幫(2)

>沉默了好久,小胖子被馬車顛簸的有些難受,他挪動了一下圓潤的身體。

「我叫袁胖虎,你叫什麼名字?」

江少天沒有搭理他,他此時正極力控制自己的情緒,兇手就在眼前,但他卻不能妄動。

這種感覺,屬實是煎熬。

「我看你比我年小,你就喊我虎哥吧!」小胖子,也就是袁胖虎,自顧自的接著說道。

「若是我倆命大,逃了出來,我罩着你,我讓我師父滅了這幫強盜,給你們村子報仇!」

袁胖虎以一副大哥的口吻安慰着江少天。

見江少天仍不說話,袁胖虎急得想抓耳撓腮。

要是他雙手沒有被綁着的話。

「我師父真的很厲害的,他會飛,我親眼見過的!」

「你真的是青雲武府的人?」江少天沉聲問道。

「對啊,如假包換的!我是三個月前加入的武府,被師父一眼相中了!」袁胖虎得意一笑。

「那你可認識那個柳城玉?」江少天自動忽略了他後半句。

「聽說過,是定安郡柳家的二少爺,也是武府中實力排名前十的弟子。」

袁胖虎見他終於說話了,又開始滔滔不絕起來。

「我是定安郡袁家的,我父親是袁家家主,我們袁家、柳家,還有陳家,是定安郡三大家族!」袁胖虎的頭快抬到了天上。

江少天又自動忽略了多餘的部分,「但是你不一定能活着回去了。」

「咳咳~」袁胖虎頓時被嗆的咳嗽了幾聲,憋得小臉通紅,圓圓的頭深深地垂了下去。

「那個柳城玉什麼實力?」江少天覺得有些棘手,三大家族之一的二少爺、武府排名前十的弟子。

「他今年十八歲,聽說快要凝聚靈海了,具體的不清楚。」袁胖虎有氣無力的回答道。

「聚靈九重嗎…」江少天劍眉微擰。

「對了,你是怎麼被他們抓起來的?」既然兇手找到了,雖然有些棘手,但起碼有眉目了。

「我師父聽說開陽鎮的拍賣會上有百年份的老酒,我是替他來拍賣酒的。」

「酒呢?」江少天一臉疑惑,這胖子師父是個酒鬼吧!

估計是個不靠譜的師父。

「那兒呢!」袁胖虎努了努嘴,指向他右側一堆雜物中的三個酒罈子。

「這和你被抓起來有什麼關係?」江少天還是一臉不解。

「我和他們搶着拍了,結果,我贏了,所以,我到了這馬車上。」袁胖虎說完,一臉唏噓。

江少天一時語塞。

「他們說我生得圓潤,要獻給他們的大哥…」袁胖虎不由得夾緊了他的雙腿。

「嗯?什麼意思?」江少天沒聽明白。

「你不知道???」袁胖虎懷疑遇到未開化的野人了。

「就是他們大哥不喜歡女的,喜歡男的,會…」

「停!停!停!別說了,我懂了!」

江少天立馬打斷他,臉色陰沉的能滴出水來。

接下來,是長時間的沉默,只有『噠噠噠』的馬蹄聲,和車輪滾滾聲。

連話癆袁胖虎都蔫了,似乎為自己接下來的命運而感到無助和絕望。

這樣一路顛簸不知過了多久,當月上中天時,江少天感到行進的速度降了下來。

之後又彎彎繞繞了半個時辰,夜色中出現了點點火光,那是一排排的火把。

「總算到了,可真夠隱蔽的!」江少天內心隱隱有些激動,以至於身子輕微的顫抖着。

雖然他第一次面對這種陣仗,但他有一種絕對的自信,對自己所修功法、對涅槃之氣的自信!

袁胖虎的一身肥肉同樣在顫抖着,但卻是因恐慌、絕望而顫抖着,肥嘟嘟的臉蛋在月光下顯得尤為慘白。

他那會飛的師父,並沒有腳踏祥雲,從天而降,救他於水火之間。

這一隊人馬緩緩行駛至寨子前,前方傳來血狼的聲音,「快開門!老子回來了!」

看守寨門的小嘍啰藉著火光辨認了一番,連忙道, 「是兩位副幫主,快快,開門!」

說著立馬走出幾個人將那兩扇重重的木門打開來,「恭迎兩位副幫主歸來」,寨門處幾個人並列兩排,單膝跪地。

「我大哥在何處?」血狼路過那幾人時問道。

「回稟血狼副幫主,幫主他在前廳,已設下宴席,就等幾位副幫主了!」之前的小嘍啰回答道。

「哈哈哈,好!我看大哥是在等他的美酒吧,哈哈,走,二哥,我們先去找大哥!」說完躍下馬,將馬匹交給旁邊的人,急匆匆走進寨子。

「三弟,慢點,你什麼時候能改改這急性子。」血熊也下了馬,瓮聲瓮氣的說道,「你把那馬車上的『貨物』都給忘了。」

「啊!對對對,你看我這記性,哈哈~」血狼停下身子,拍了拍額頭,忙又吩咐旁邊的人,「你們一會給我把馬車牽到前廳!」

說完拽着血熊的胳膊向寨子裏面急匆匆走去。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