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光之刃》[逐光之刃] - 第7章 要做一道光,撕破陰霾

天空上淅淅瀝瀝的飄着小雪,似是要洗滌這世上的一切罪惡。兩人走在遍地屍骸的廢墟里,緩緩的四處觀察,看着身邊倒下的那些屍體,他們尚未流乾的鮮血,混合著雪水以及還在沸騰的火焰,把這片土地灌注的血紅一片,如同煉獄。

王上下意識的攥緊了拳頭,渾身不停的顫抖,胸口頓時傳來一陣撕心裂肺且伴有劇烈灼燒的疼痛。「這是為什麼?這些老百姓有什麼錯!」

此時他如同泥塑一般,獃獃的坐在雪水裡,閉上眼睛,努力的壓抑着自己的情緒,他希望通過短暫的冷靜,讓他歸攏一下被眼前如同地獄般的景象打亂的思緒和慌亂的心跳。

一陣寒風刮過,幾片燃燒的碎布,在風中來回的激蕩,搖曳。發出的「嘩嘩」聲,就好像是在對這方天地無聲的泣訴。

王上那泥塑般的身軀,莫名的顫抖了一下,即使他現在什麼也不想,這血腥的氣味也無法讓他冷靜。他給自己找了一個重新振作的理由,那就是他還活着。

血腥的空氣,劇烈的心跳,蕭瑟的寒風,鳴泣的大地。這一切的一切,證明他還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復仇的希望!此刻他在這個亂世里找到了生存的意義。他不甘成為行屍走肉彷徨無措,也不願化為一坯泥土腐爛沉澱。

也許是對恐懼壓抑的太久,也許是對命運不公的抗訴,胸膛里燃燒着一團火焰,逼迫着他要大聲的宣洩出去。

啊!!!

一群正在啄食着屍體的烏鴉,被這突如其來的叫喊聲所驚擾,紛紛從屍體上飛了起來,形成了一片低暗壓抑的烏雲,在空中盤旋了幾圈之後,復又俯衝下來繼續啄食着屍體。

哀雨連綿,陰空長煙。烏鴉匝匝,泣怨啼鳴。哀鴻遍野,碧落黃泉。身處亂世,人不如狗。 心有不甘,命不由人。逝者長安,生者長嘆!

聲嘶力竭的嘶吼之後,迎來的是從骨髓里透出的冰冷。這股冰冷並沒有因為融入雪後的陽光所遏制,反而帶着一股莫名的恐懼擴散至王上的全身。

堅如寒冰,冰寒刺骨。

王上痛苦的咬破舌尖,藉著這股劇痛強撐開有些沉重的眼皮,沒有人知道這個方法可不可以制止昏迷,這麼做只是出於他身體的本能的反應,可惜迎來的卻是一片令他窒息的黑暗。

當他勉強清醒過來,首先印入眼帘的卻是一道從天空投射下來的彩虹,與地上的屍體和烏鴉,形成了一股強烈的反差。雖然違和,但很唯美。

「活着真好!我躺多久了!」勉強算是肌肉牽扯着聲帶,發出嗚咽的低吟,甚至連他自己都聽不清在說什麼?但是臉上表現出的那種絕望,清晰的反饋出了王上此時的心情。

當求生的意志逐漸強大以後,蔓延至全身的冰冷被渾身的酸痛所取代。王上忍着全身的酸痛,吃力的抬起手臂,遮擋住了那被太陽刺痛的流淚雙眼。

「你太累了,之前就已經受傷,再加上親眼目睹了被日寇屠殺的……」趙雪看着那擋在王上眼前蒼白沒有血色的胳膊,哽咽的說道。

「我是問,我躺了多久?」在適應了陽光以後,顧不得全身酸痛,王上掙扎着站了起來,除了傷口和飢餓,以及高燒帶來的暈眩和乏力感以外,並沒有其他的不適。

「應該沒超過半小時,我從小隊的藏身地道回來,就看到你躺在這裡了。」趙雪攙扶着他的胳膊說道。

「我沒事!死不了。你找到戰友了嗎?」王上推開了扶着他的趙雪,踉蹌的向一處破敗的院牆走去。

「沒有!那裡已經殘破不堪,而且有不少彈痕和血跡,但是沒發現一具屍體。我估計他們都被抓走了。」趙雪繼續哽咽的說道。

「我問你,日寇的部隊建制,配備一挺重機槍那種,大約有多少人!」王上拿起院牆邊上立着的鐵鍬,向村民們被屠殺廣場的**走去。

「配備一挺重機槍的話,正常來說應該有30人左右!」趙雪一邊回答,一邊緊跟着王上,好奇他拿着鐵鍬要幹什麼?

「30人屠殺了超過他們3倍的人。這些村民雖然有老人,孩子,還有婦女。即使不能作戰,逃跑也不會嗎?為什麼明知道鬼子來是殺他們的,就傻乎乎站着等死呢!你告訴我為什麼?奴性就這麼可怕嗎?可以壓抑住對死的恐懼嗎?讓他們喪失逃跑的勇氣嗎?」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