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邪戾權臣的小嬌花》[重生之邪戾權臣的小嬌花] - 第 2 章 一朝重生(2)

替沈春枝梳發。

自家姑娘確實生的好,就現在未施粉黛,膚如凝脂,面如桃花。

「綠蕪,等會兒我要睡一會了,沈嘉怡來了你就讓她站外面等着。。」沈春枝囑咐綠蕪,她拍了拍浴池中的水漫不經心道。

「沈三姑娘?」

「嗯。」她迷迷糊糊的點頭。

「曉得呢,只是這沈三姑娘她確定會來?」綠蕪有些疑惑。

平時自家姑娘最看不得這沈三姑娘了,因為是庶出,沈春枝也不想與她多計較,只是這會怎麼又讓她呆在外面呢。

「她回來的。」沈春枝故作神秘,她勾起一個微笑,目光落在水池**。

沒有多久,沈春枝的院子就站了一個姑娘,她身穿一件鵝黃色的煙羅紗裙,梳了一個當下最流行的飛仙髻,頭上配着一些珍珠飾品。

「二姐姐可好了些。」沈嘉怡語氣滿是關切。

「姑娘剛醒過來,許多事情都記不太清楚了,這會怕是剛剛睡下。」綠蕪福了福身子,回應了她的話。

「記不清了?」沈嘉怡帶了一絲試探,她走近了幾步,似乎是在確定真假。

綠蕪覺得奇怪,這沈三姑娘是覺得她家姑娘記不得了很好?

察覺到了綠蕪的眼神,沈嘉怡柔柔弱弱的退到了一旁:「我在這等二姐姐醒來吧。」

綠蕪福了福身子:「那三姑娘在這等着吧,奴婢去看看姑娘醒來了沒。」

沈春枝躺在貴妃榻上抱着一隻狸花貓,她摸了摸狸花貓的腦袋。

「吱呀—」一聲,貓掙脫了她的懷抱,沈春枝篤了篤眉。

「姑娘,你沒事吧!」綠蕪走了過來,伸手去拉着沈春枝的手,上面一道血跡斑斑的口子。

「沒事,不過是一隻畜牲罷了。」沈春枝抽回了手,輕輕用絲巾去擦拭上面的血跡。

她的語氣微微上揚,妖媚極了。

綠蕪點頭,想起門口的沈嘉怡,她道:「姑娘,三姑娘在門口等着呢!」

「讓她等着吧。」沈春枝笑了笑。

陽光透過梨花樹,打在沈嘉怡的臉上,潔白的額頭已經開始冒出了些汗珠。沈嘉怡的丫鬟拿了一塊方巾給她擦汗。

「姑娘,要不我們先走吧,這會兒二姑娘可能還在休息呢。」

「無礙。」沈嘉怡抬起頭望了望這毒辣的太陽,她用手遮起一部分陽光才覺得好了一些。

過了大半個時辰,綠蕪這才打開了門,她看見沈嘉怡的臉微微泛紅了,她被丫鬟攙扶着。

「三姑娘,我家小姐已經醒了,這會剛喝了葯,在房間裡頭呢!」綠蕪望了望裡頭。

「那我去看看二姐姐。」沈嘉怡被丫鬟攙扶着走了幾步,走進了房間。

綠蕪替她掀起了珠簾,珠子相互撞擊叮叮噹噹的響起。

大珠小珠落玉盤。

沈嘉怡一眼就看見了床上的那個人兒,她未施粉黛,饒有興趣的看向她,雙目對視,不知道為什麼沈嘉怡感覺到了她的壓迫感。

「二姐姐,你醒了,感覺怎麼樣了?聽綠蕪那丫頭說,你記不太清楚了?」沈嘉怡低着眉目,不再與她對視。

「三妹妹問了那麼多問題,我該問回答哪一個呢?」沈春枝盈盈一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