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邪戾權臣的小嬌花》[重生之邪戾權臣的小嬌花] - 第 2 章 一朝重生

「嗬嗬嗬……」沈春枝喘着粗氣驚醒過來,她拍着自己的胸膛,她這是活了過來了嗎?

她一眼瞥到了銅鏡上,那是一張稚嫩的臉,帶了一些嬰兒肥,胖嘟嘟的。

眼神滿是震驚和恐懼。

沈春枝不可置信的捏了捏自己的臉,剛抬起手,她看着自己還是白玉一般細膩的手指,她尖叫一聲把床邊桌上的杯子打落在地。

瓷杯在地上打了一個轉,然後碎開。

碎碎平安,歲歲平安。

「姑娘你終於醒來了,我這就去稟告夫人。」一個穿着綠色衣裙,臉微微圓潤的少女跑了進來。

在震驚和恐懼中,沈春枝目光落在了這個身着綠色衣服少女的少女身上。

「綠蕪?」她帶了一絲試探,輕輕地開口喊出那兩個字。

「姑娘,這是腦袋給燒暈了吧。」綠蕪嘟了嘟嘴,有些不解。

沈春枝抓住她的手,她語氣帶了一絲急切:「綠蕪,今年是哪年?」

「明德十二年啊,姑娘莫不是燒壞了。姑娘你等着我去請大夫。」綠蕪緊張了起來,她衝出房間,不見了蹤影。

明德十二年,她這是回到了過去嗎?或者是上天給她的機會讓她重新再活了一次?

她瞧着這個熟悉又陌生的房間,淚流滿面。

「大夫,你好好給我家姑娘看看,她不過是發熱了一晚上,就不記得事情了?」綠蕪細心囑咐着眼前的老者。

大夫點頭安慰綠蕪,他們走近了沈春枝,綠蕪見着沈春枝臉上的淚珠。

姑娘這是怎麼了?綠蕪沒敢問,催促着大夫給沈春枝診脈。

隔着一條白色的絲巾,大夫伸手搭在沈春枝的手腕上。

老者的臉微微皺着,他深思了一會兒:「姑娘脈象正常,只是身子有些虧損,我開幾副葯,你去煎給你家姑娘服下就好了。」

他之前診脈,這沈府姑娘也該是患了頑疾才是,不過一晚上,這難治的頑疾居然就這樣痊癒了?

大夫百思不得其解,不過見沈春枝乖乖的躺在床上也就放心了。

送了大夫出去,綠蕪這才靠近了些沈春枝。

「姑娘,我已經派人通知了夫人和沈大公子了,只是這會兒確實是你做得過分了些。夫人都被你氣暈過去了。」綠蕪苦口婆心的勸着她。

沈春枝望着綠蕪不說話,只是瞧着她的臉龐,上輩子是她對不起綠蕪。

「綠蕪,我是怎麼了?」沈春枝問。

「姑娘,你非要去武連山找千年雪參,給…給……」後面的話綠蕪沒有說出口。

沈春枝確是知道的,她硬要去武連山找雪參給趙廷鈺熬湯趕貼着給人家當牛做馬,為此沈大公子沈易林在國子監被人嘲笑,而沈夫人也為此發愁。

她還沒有出門,就不小心跌進了沈府花園的湖裡,差點沒命。

燒了整整一天一夜。

不小心?

沈春枝笑了笑,這跌入湖中恐怕不是不小心吧 。

「綠蕪,備湯!」

婢女們為沈春枝備好了湯,擁着自家姑娘入了湯池。

京中人人知沈府三姑娘沈春枝生的好看,現在年紀尚小還沒有長開。不足的是名聲稍微差了那麼一點。

紅葉掌水,綠蕪拿着梳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