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邪戾權臣的小嬌花》[重生之邪戾權臣的小嬌花] - 第1章 後悔入端王府(2)

得陰冷尖銳語氣微微向上抬:「流了?哈哈哈,沈春枝像你這種人是永遠不會體驗做母親的快樂的,也是,你這樣的人罪孽深重,這輩子也就只配一個人孤獨終老。」

不滿意她的反應,白苓逼近了幾步:「你說十年的時間,你怎麼就不懷孕呢?」

沈春枝皺了皺眉頭,她與世子雖然不怎麼親熱,可是每個月月初,世子都會入芳華殿。

十年的時間,她請了無數名醫任何一個都讓她要好好養身子,子息一事,不可強求。

沈春枝像是想到了什麼,她猛得抬頭目光死死盯着白苓。

「是你?」她一字一句的問。

「我?我只是王府里的一個侍妾,這麼些年,我對您恭恭敬敬,我可沒有那個人脈和膽子讓你不能懷孕。」

白苓退了幾步,她看向窗外的梨花樹然後轉過頭望着殿內的香爐,突然低低一笑,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世子妃,你芳華殿的香倒是好聞極了,凡事皆在事在人為,看你這副模樣也捱不過今年的冬天了,等你死後,我自然就是世子妃,我的孩子就能順順利利的生下來。」

香?

沈春枝嘴唇發抖,腦子「嗡」的一聲炸開,她抓起桌子上的水杯狠狠的一砸碎了 她如今只剩下對這個端王府的厭惡與絕望。

是香!

這個香是世子趙延鈺親自送予她的,只因為他說喜歡她身上有這個香氣。

喜歡她身上有這個香味!她熏了十年,她每次請的大夫都是他動過手腳的,要不然怎麼會連個有毒的麝香都分不清楚。

他趙延鈺這是好大的手筆啊。她的孩子就令他這麼不恥嗎?她與他是十年的夫妻啊!

教她沈春枝如何不怨,如何不恨!

白苓輕輕撫過頭上的珠花,眼神中閃過一些令人看不懂的神色,她朝着沈春枝走近了幾步,把髮髻上那枝並不起眼的珠花摘了下來。

她聽到白苓的聲音:「這枝珠花是屬於你的。」

珠花?什麼珠花。沈春枝抬起頭,她原本梳理的整整齊齊的頭髮已經凌亂不堪。

見到了沈春枝的疑惑,白苓銀鈴般的聲音又響起,她居然絲毫沒有一點點印象。

罷了!白苓沒有過多的解釋,只是把珠花緩緩遞了過去。

沈春枝接過珠花,她細細看去,卻是這般熟悉,這是?

這是綠蕪的珠花!

她的心中充斥着一股熱血,好像要找個地方發泄出來,沈春枝狠狠盯着白苓她壓着聲音:「綠蕪的珠花怎麼會在你這。」

白苓沒有回答她,推開門,走了出去。白苓沒有給她答覆,這十多年她究竟做了什麼,這一刻,她心如死灰。

沈春枝纖細的手抵住珠花,簪尾死死插入她的手指,她眉間微微一動,嘴上扯出一抹苦笑。

沈春枝呼吸急促,她慌亂的把珠花插入自己的髮髻上,跌跌撞撞的站起身來,她扶住銅鏡,輕輕把凌亂的頭髮撫平。

猛得,她一口血水吐了出來,沈春枝捂住自己的嘴巴,可是卻怎麼樣的捂不住,鮮血隨着指尖流在地上。

她好累啊,她好累。

這一刻,她不僅僅怨恨趙延鈺,她還怨恨自己。

「下雪了!」芳華殿的丫鬟驚呼聲傳入沈春枝的耳朵,她想,上京城今天居然下雪了啊。

下雪了,端王府世子妃也薨了,享年二十八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