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不想打工》[重生之我不想打工] - 第七章...

這個除夕夜,季盼思從未過的如此滿足,嬤嬤應了她的話,送了烤雞燒鵝紅燒肉。

眼下才吃了一半,門口又有人來送東西,一件嶄新的丹青平素綃棉襖,綉着牡丹譚刺。

衣服一掀開,一根盤玉寶釵反着亮光,這是蘭菊送來的,她回小少爺身旁當差了。

「留下吧,送回去反倒讓她多心。」羅漪指了指柜子,讓她先放那兒。

「好。」季盼思點頭。

如今蘭菊如願以償,想必也不會像之前那樣嬌縱,陌生的地方如今卻是這樣的熟悉,季盼思這才長長舒出一口氣。

一年又一年,季盼思估摸着自己的年齡,十六歲這正是青春大好年華,卻還是要在山野間撿樹枝。

「啊!」季盼思衝著遠處的山吶喊,似乎要將心頭所有煩悶一併迸發。

「姑娘,」一個青年人走近叫她,「姑娘,姑娘!」

「哎,幹嘛?」她轉過頭。

這人穿着像是家僕,身上的衣服料子卻是一等一的好,他作了個揖,「敢問姑娘,吳家怎麼走?」

這走山路去吳家的季盼思還是頭一次見,她看向青年人身後的隊伍,那四方鎏金擎蓋大馬車通體烏黑,兩匹御馬高大威武,跟着的小廝丫鬟個個有禮有節,穿着得體。

季盼思問,「怎麼不走大路走小路?」

家僕從袖口掏出一把碎銀子,他禮貌的問,「敢問去吳家走哪條道?」

都掏錢了,季盼思趕忙指路,望着他們越行越遠,掂量着手裡的碎銀子。

這才是大戶人家,夠大方,也不知道吳老爺什麼時候交結了這麼個有錢人,從未見過。

季盼思偷了懶,抄了小道買了一棒子糖葫蘆跑到鄉里學堂。

「噗嗤噗嗤!」她悄悄地蹲在學室外呼喚着小夥伴,一個十歲的小孩轉頭看到她,驚喜立馬取代昏昏欲睡。

案台上的老夫子還在閉眼搖頭晃腦,雲「之乎者也」,全然沒有意識到底下的學子全都溜光了。

「來來來,糖葫蘆每人一串。」季盼思給他們分糖葫蘆。

「姐姐,你這兩日怎麼沒來?」一個男孩問,

另一個也問,「你上次講的奔波霸兒和霸波奔兒最後怎麼樣了?」

幾人吵吵鬧鬧,季盼思連忙伸了手指,作禁聲狀,她壓低聲音,

「你們小點聲,我繼續給你們講孫悟空的故事。」

說來也搞笑,季盼思無意間來了這學堂,三言兩語就讓這群學子深深地愛上了西遊記。

於是她便常常來給學子們講故事,兩年了,從紅樓夢到水滸傳,再從水滸傳到三國演義,再到現在的西遊記。

發揚光大中華文化是季盼思在行的活計,她的學可不是白上的,西遊記讀的滾瓜爛熟,就差倒背如流。

每次講故事前先紀念一下原作家,再清清嗓子,激昂開場,

「說到上回,唐僧師徒一行人來到了……」

季盼思最喜歡講故事,等到孩子們聽到精彩處便神秘停下,吊人胃口。

撓的心頭痒痒了,她就呼之欲出,迂迴個兩三下,才一一道明,讓孩子們直呼精彩。

「我看天色已晚,我就先行告退一步。」

季盼思拿了糖葫蘆插棍就要走,卻被孩子們團團圍住。

一開口就是同樣的幾句,什麼時候再來?下次講什麼?

以及,「下次來能否給我也帶串糖葫蘆?」

「當然可以。」季盼思聞聲轉頭,看清身後人容貌急着要跑。

「站住!」他輕呵一聲,季盼思和孩子們紛紛愣在原地不敢再有動作。

這位是珉東鄉學堂最年輕的先生封子道,家父朝堂重臣封源侯。

好好的高幹子弟不當,偏偏要來這窮鄉僻壤之地當教書先生。

他一襲月白色菱紋羅袍素雅乾淨,身姿英挺,仿如修竹,烏髮若鍛被高高束起,彷彿身上就刻着逸俊之才這個讚詞。

他看上去有些溫怒,「你們幾個要老先生好找,竟然又偷摸着來這兒聽故事?」

孩子紛紛低頭,唯有季盼思一人摸摸鼻尖抬眼看他,滿臉無辜,「封先生,好久不見。」

「是啊,許久不見,你一來學子們便連課也不聽了,魅力如此之大,讓老先生好生嫉妒。」

季盼思被他那麼一調侃,從臉紅到了脖子,紅潤的嘴唇用力抿了抿,露出窘迫的笑,臉頰上隱隱顯出淺淺酒窩。

封子道低頭看她,那雙深邃莫測的瞳眸里噙着些微華光。

他拿過季盼思手裡的糖葫蘆插棍,低聲說道,「下次來就別那麼招搖了,杵着根棍生怕老先生抓不到你。」

季盼思胡亂點頭,一一應下趕忙跑了。

封先生猶如望夫石一般長久佇立,凝望着季盼思越來越遠的身影。

學子忍不住說道,「封先生,您不是這幾天天天念叨季姐姐何時來?今日她來了怎麼不留她?」

封子道回過神,手指輕輕在學子額頭彈了一下,瞭然一笑,「胡說什麼,休得無禮。」

季盼思回去晚了,偏園的門留了一條縫,指定是羅漪給她留的門。

她悄悄推門進去,回了柴房,靜悄悄的一片,一個人也沒有,怎的回事?

她心生疑惑,往大廳找去,卻看見院子里烏泱泱一群人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