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雙頂流戀愛》[重生之雙頂流戀愛] - 第8章 嬌女子被艷壓

三個主角對戲的第一場,就是男主和女二面對女主率軍侵入的大場面。

陳導在現場親自給他們講戲。

「風陵你和白鳳兮是青梅竹馬的師兄妹,你們倆的對話可以熱絡些。鳳兮你對風陵是有小女孩的撒嬌,風陵的話是把鳳兮像妹妹一樣對待。」

「周阮蕪是朝廷派來收編你們蒼梧山的,風陵和白鳳兮此時你們對她是有敵意的。特別是風陵,你發現周阮蕪之前欺騙了你,從驚愕到受傷憤怒的情緒變化你要表現出來。」

「知道了。」張翼這場戲比較吃重,既有感情上的轉折,還有大段的武打場面。

孟子嬌倒是本色出演好了,張揚跋扈的郡主,她都不用花力氣去演。

宋曦站在一邊,默默給自己做心理建設。等到陳導喊了開機,她整個人就變得纖細柔弱,她痴痴地看着風陵的側臉,既擔心他傷心,又害怕他被周阮蕪給吸引了去。

「師哥,她故意假裝身份來接近你,原來就是為了今日來屠我們蒼梧山。」

風陵聽着小師妹的話,心裏並不好受。

他與周阮蕪雖然只是短暫的相處,但他心底早就對她生了情愫。

可此時看着衣着華麗的她,臉上滿是志在必得的笑容,他又覺得這個女人極其陌生。

「鳳兮,周阮蕪身邊有3個高手,我會負責攔住他們。但是周阮蕪的身手不錯,你碰上她可千萬小心。」

「我知道了,師哥。」

白鳳兮面對風陵整個神情嬌滴滴的,但轉眸看向周阮蕪,眼裡卻是止不住的厭惡。

她最是知道風陵的心思,他對周阮蕪的那種眼神和心動她是不會看錯的。

「郡主,鳳兮來領教了。」

周阮蕪看得出白鳳兮對她的敵意,聰慧如她自然是知道怎麼才能擾亂白鳳兮的心神。

「小師妹,我和你師哥度過那幾個良宵時,他可與我提及家中有個親如妹妹的小師妹。今日一見,果然是靈氣逼人。」

白鳳兮被氣的失了方寸,拿起劍就沖了過去,兩人交手對打了幾個回合。

「卡,子嬌你的衣服破了。服裝師呢,這是怎麼回事?」

陳導氣的當場發火,幸好馮依依留在現場,當場就讓孟子嬌跟她進棚里換衣服。

孟子嬌摸着自己撕裂的腰身,是又羞又氣。現場那麼多工作人員看着,她只覺得丟人。

她離開後,陳導就把張翼和宋曦叫了過來,補拍他們倆對話的一些慢鏡頭。

「風陵的眼神不對,你看向鳳兮的時候眼神里是沒有愛慕之情的,你想像下她是你的妹妹。」

「鳳兮的眼神很好,還可以再熱烈些。」

孟子嬌換好備用的服裝回來,就聽到陳導的這番話。

她走到監視器後面,看着張翼看向宋曦的眼神,那裏面分明有欣賞和驚艷。

被氣到不行的孟子嬌還沒來得及說什麼,陳導轉頭就看到了她,上下打量了一下,眉頭就緊鎖了起來。

「依依,這衣服和剛才的是不是不太一樣?」

「導演,衣服是一樣的,就是腰身里放鬆了些。」

陳導仔細一看,調出了剛才的畫面,這哪裡是一點。

「子嬌,你這樣拍的話會不接戲的。」

「那我再稍微收緊些?」

「你不怕威壓吊上去衣服又破了?」

陳導無奈地復又看了眼監視器里的畫面,最終決定之前孟子嬌的畫面重新拍。

「張翼,宋曦,辛苦你們。」

最「辛苦」的孟子嬌沒有得到導演的特別關照,心裏別說有多不開心。

之後也因為她NG了很多次,陳導的臉色都肉眼可見的不好了。

這一天的武打戲,從早上拍到了半夜,宋曦吊慣了威壓的都覺得大腿根生疼。

等洗澡的時候才發現那邊皮都磨破了。

「田甜,你幫我去藥店里買點葯,注意點別被人瞧見了。」她可不想被人說嬌生慣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