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異界蘇大叔》[重生異界蘇大叔] - 第3章 兩姐妹(2)

,簡直糟糕透了。」
蘇白山在心裏發表遺言的時候,這邊的桂花嬸繼續說道,現在好了,雖然你有病,但是只要你脾氣變好了,我相信孩子們都願意聽你話,都願意幫你想辦法治好病的。」
會嗎?」
桂花嬸的話勾起了蘇白山心底里的思緒,除了蘇大牛,蘇家幾個孩子幾乎都被以前的蘇白山毒打過,蘇白山相信,在他們心裏,對於蘇白山他們肯定都有留下難以磨滅的傷痛陰影。
會的。」
聽到蘇白山的回答,桂花嬸將手腳從蘇白山身上移開,和蘇白山並排着躺在一起,一邊說道,你知道嗎,我現在很累,不光身體累,心裏也累,每天要操心你的身體,還要操心家裡的柴米油鹽,操心幾個孩子的事情,我多麼希望說你能快點好起來,幫幫我。」



呵!」
在心裏划下一串串的句號,蘇白山扭過頭,在黑暗中想要看清楚桂花嬸的容顏,是的,現在的桂花嬸或許長得是普通,身材也不苗條,可是她有着一顆堅強而勇敢的心,若沒有這顆堅強的心,蘇白山的這個家庭或許早就垮塌了,是,蘇大牛雖然是頂起這個家庭的頂樑柱,但桂花嬸才是這個家庭的精神中心。
桂花嬸的一番話,讓蘇白山很是感動,心裏也生出一股或許自己應該積極地面對人生,雖然自己穿越了,雖然自己所處的環境變了,但這也是生活,把生活過得美好,這不是錯的。
好的,相信我,我一定會幫你的。」
藉著黑暗,蘇白山側着身子,伸出手大膽地第一次摟住除了自己妻子外的另一個女人。
你能每天好好的,那就算是幫我了,我不需要你做些什麼,我只需要你安心養病,不要再發脾氣就行了。」
呵呵一笑,黑暗中的桂花嬸推開蘇白山,語氣輕快了起來,睡覺吧,明早我還要早起去賣菜呢。」
多麼樸實的人啊,黑暗中的蘇白山臉上露出笑容,平凡的人有着不平凡的思想,而自己到現在還在拘泥於回憶以前,是不是不應該呢。
第二天,蘇白山起床的時候太陽光已經照射進屋,刺得蘇白山睜不開眼睛了。
這是什麼地方,連太陽都有,難道我還是在地球?
嗨,說好不再去想以前的事情了,做好現在的自己吧。」
伸伸懶腰,蘇白山有了些精神,推開門,來到了屋外。
桂花,小六,早啊!
你們娘呢?」
出了門是一座院子,清晨陽光明媚空氣清新,院子里桂花和小六正在嬉鬧玩耍,深吸一口氣,聞一聞這異世界的空氣,蘇白山覺得也和地球的味道差不多。
咦?
你們躲着我幹什麼?
跑那麼遠幹嘛,繼續玩呀。」
蘇白山一臉陽光,氣色很好,可原本還在院子**玩耍的桂花兩姐妹卻是不知何時跑到院子的角落,離得蘇白山老遠,也不玩耍了,就只是睜着兩雙黑眸眼珠子一臉畏懼的看着蘇白山。
呃,忘了。」
看着兩姐妹看着他的眼神,蘇白山心裏有些刺痛,好歹現在的自己也是她們的親生父親,雙方之間的關係不應該是這樣的。
拍拍腦袋,蘇白山有些無奈,原來到底蘇白山在她們心裏留有陰影的。
作為一個年過四十的中年男人,蘇白山心裏明白,一個人小時候在心裏因為某些原因留下的陰影是不可磨滅的,特別是這種來自於家庭暴力產生的陰影,他也不能過多也不能太急着和桂花她們修復關係。
還是先吃過早飯再說吧。」
想到這裡,蘇白山摸摸咕咕叫的肚子,昨天晚上他都沒吃幾口飯菜,早就餓了。
姐,爹這是怎麼了?
我都好久沒見到爹對我們笑了,你說他是不是瘋了啊?」
院子的一角,小六手裡握着一個泥娃娃,一臉好奇地對自己身邊眉頭緊皺的桂花開口問道。
誰知道,你沒發現這幾天爹的表現很不正常嗎?」
小小桂花此時環抱小手,眉宇緊皺,做出一臉沉思的樣子,顯然一副大人模樣,對於蘇白山這幾日的反常,桂花也很是不解,不過她那十一歲的小腦袋瓜顯然是不懂的。
你說爹是不是變好了啊?」
睜着一雙天真無邪的大眼睛,左臉頰的疤痕被頭髮遮住的小六還是很好奇,絲毫看不出來她對於蘇白山有什麼懼怕。
誰知道,管他呢,我們繼續玩去。」
想了半天,顯然憑藉桂花那小腦袋還不足以想明白自己以前脾氣暴躁的父親會變得現在這樣子,索性不再去想這些大人才想得事情,拉起小六的手,轉身又投入每天常規項目,玩去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