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宴,病態老公以為我要逃婚》[重生婚宴,病態老公以為我要逃婚] - 第7章 不能沾水(2)

機,裏面全是唐閃閃給自己發的信息。

無非就是問自己在哪裡,為什麼沒有和林文軒一起走。

她慵懶的瞥完,順手將她的微信和電話拉進了黑名單。

曾經她在美容會所給她打過電話求救,可她卻說。

你是生是死與我唐閃閃無關!!

呵呵!!

恐怕唐創的電話也是她在背後動了手腳的。

導致她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突然。

她聽見外面有一道很大的聲響。

她連忙放下手機開門出去。

看見陸少澤坐在地上,旁邊都是玻璃的碎片。

他的手被玻璃給劃破了,鮮血淋漓的。

「陸少澤。」

「你別亂動!!」

唐朵朵着急忙慌的去拿醫藥箱,給陸少澤包紮。

她拿着醫藥箱,剛想給他包紮傷口,被他大力的甩開。

「不要你管!!」

「嘶!!」

被他甩開的唐朵朵,手掌被玻璃碎片給劃傷了。

她看着自己受傷的手,憤怒道:

「我不管你,誰管你??」

「你給我老實一點。」

她忍着疼將周圍的玻璃碎片給踢到一邊。

防止陸少澤又會甩開自己,造成二次傷害。

「別動了!!」

她霸道的拉過他受傷的手,將上面的血跡擦洗乾淨。

給他抹上碘酒,用創口貼將他的傷口貼住。

動作一氣呵成。

熟練的不能再熟練了。

「不能沾水。」

「今天你就不要洗澡了。」

夏朵朵將他從地上扶了起來,他的白色襯衫已經**一大片。

裏面那飽滿的胸膛若隱若現。

唐朵朵視線瞥了一眼,便離開了。

心裏默念{非禮勿視,非禮勿聽。}

她將他扶進了房門口,剛打算進去,被陸少澤迅速的關在了外面。

她的鼻子還被門撞了一下,疼的她破口大罵:

「WC。」

「雖然你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早知道你是這個德行,你死了我都不帶出房門的。」

她罵罵咧咧的走進自己的房間裏面,給自己包紮傷口。

邊包紮邊忍不住的在心裏罵陸少澤無數遍。

越想越氣!!

這個男人簡直就是過分,這讓她怎麼喜歡得上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