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小撩精成了護夫狂魔》[重生後小撩精成了護夫狂魔] - 第4章

第4章你站住!」
陸明禮追了上去,走到她面前,攔住她的去路,他陰沉着臉,原本他說出休了她的話,也就是嚇唬她一下,以往她鬧的時候,他也這麼說過,白南煙每次聽到都嚇的夠嗆不敢再鬧,這回怎麼回事,居然主動提起休書的事。
便想再嚇唬她一下,看看她到底是怎麼想的,就沉聲問道:你那麼丑,一旦被本王休了,估計天下沒人會娶你,待在本王身邊,本王還可以給你一口飯吃,若是被休回白府,恐怕白府也容不下你,以後你想要一口飯吃都很難,你確定要離開本王?」
白南煙輕笑一聲,覺得他這個人有種蜜汁自信,以為他自己身為王爺身份高貴,而且儀錶堂堂,風度翩翩,全天下的女子都想嫁給他。
陸明禮有些惱了,這個女人又是這樣笑,彷彿他是個跳樑小丑似的,那態度特別不屑,讓人恨得牙根癢。
白南煙直視他的眼睛:確定無疑,我離開你你不是應該高興嗎,可以讓自己心愛的女子做正妻,舒心又體面,你這麼猶豫,難不成……愛上我了?」
陸明禮一噎,態度十分惡劣:你少臭美了,就是全天下的女人死絕了,本王也不會愛上你,你要不怕露宿街頭乞討為生,本王一定滿足你,給你一封休書。」
白南星心中竊喜,一雙閃亮的眼睛一直觀察着二人,他們是互相嫌棄,誰也看不上誰,最好王爺馬上休了她,讓自己做正妃,那才好呢。
不過雖然心中這樣想,嘴上卻說出一套冠冕堂皇的違心話。
她眼圈一紅上前拉住白南煙的手,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樣:姐姐,休書一事,事關重大,不是兒戲,姐姐離開楚王府又能到哪裡去?
切莫說這樣的玩笑話了,王爺只是一時生氣,你好好去給王爺賠罪,王爺定然不會輕易休了你。
再說姐姐好歹也是楚王正妃,身份尊貴,走到哪裡都是體面,何必非得賭氣給自己找不痛快?
這下堂婦的日子可艱難着呢。」
陸明禮輕輕握住白南星的手臂,將她拉了回來,柔聲道:你別搭理她,她不知好歹,本王看她年幼頗有才名,可憐她給她一個容身之處,她如此糟踐本王的真心,我們又何必這樣苦勸,讓她自食惡果,將來就是哭上門來,本王也不會多看她一眼。」
白南煙覺得沒有這世上比陸明禮更加自戀的人了,又好氣又好笑的問他:這麼說,你完全是為了我好咯?」
陸明禮袖袍一甩:那是自然。」
白南煙朝天翻了一個白眼,隨後指着他的心口問:那你把我往死里打,踢了我一腳又一腳,也是為了我好?
我怎麼覺得那麼好笑呢?」
你!」
陸明禮咬牙切齒的指着,我就說你不知好歹,你頂着那麼一張讓人噁心的嘴臉讓我寵幸你,換做是你你不把人打出去嗎?」
不可理喻!
你儘快些休書給我,其他的不用你操心,我是死是活跟你沒關係,你還是操心你自己的事吧。」
白南煙覺得和這種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