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我被大佬哄入懷》[重生後我被大佬哄入懷] - 第4章 我能讓你拍戲

張興一直跟着姜然到了路口,「姜然,我對你什麼意思你應該明白,你就跟我吧,我肯定對你好!」

女人轉身看着他,「行啊,那我能跟你提條件嗎?」

「你說!只要你肯跟我!」

「讓我當女主角怎麼樣?」

男人趕緊搖頭,「不行,你被名一拉到個黑名單里了,誰敢要你?你演戲不就是為了錢嗎?我給你錢不就得了!

「啪」一個巴掌打在男人臉上,「錢?錢算什麼?你給我滾!」

張興氣急敗壞剛要還手,就被人攔了下來,「少他么多管閑事!老子教訓女人輪得到你管?」一回頭看清是誰後,囂張的氣焰馬上就被撲滅了。

「傅總,這麼巧。」

男人拿出一支煙點燃後吸了一口,「滾。」

看着張興的離開後,姜然打量着這個男人,直到目光看向西服的領口處發現別著一枚鋼筆,有些眼熟,但是想不起來。

「想拍戲?」男人嘴裏叼着煙,接着吐出一個煙圈,此刻闖入鼻腔里的空氣都夾雜着煙草的味道。

姜然沒有回答,只是一直看着眼前的男人。

街道的霓虹燈光將女人照亮,比傅行深在二樓玻璃窗前看的還要清楚。女人一身黑一長裙搭配高跟鞋,一頭**浪捲髮十分嬌媚。領口的微低,站在男人的高度往下看時,春光無限。

也許是夏天的夜晚的溫度足夠高,也許是女人太過火熱。男人嘴裏叼着煙,然後雙手脫掉西服外套,然後掛在自己的臂彎處。

「張興的父親雖然是廣電局的副總,可是終究玩不過名一。你讓他給你戲拍,簡直比登天還難。」傅行深的語氣緩緩而出,冷靜的聲音在陳述着事實。

姜然笑出了聲,眼睛看向男人嘴裏的煙,她伸手就把香煙從男人的指縫中拿走,下一秒放進了自己的嘴裏。

「那你呢?你能斗得過名一嗎?」

傅行深頓了幾秒,接着把香煙搶了回來,吸了一口,「怎麼就不能呢?」

姜然一愣,他雖然沒有肯定的回答自己,不過言語中充滿了不屑,不容的別人質疑一般。

男人看出女人的遲疑,「你不是想拍戲嗎?」

「想。」

傅行深往前一步,「我讓你拍戲,你能給我什麼?」

這身高的差距和被俯視的感覺讓姜然覺得很有壓迫感,她下意識的後退半步,「我沒什麼能給你的。」

「誰說的,不是還有你自己嗎?」

姜然覺得他就像惡魔一樣,在勾引自己出賣靈魂。

傅行深心想,既然搞不清楚她是不是夢裡的女人,那不如把她留在自己的身邊,沒準就什麼都知道了。

「不用急着回答,想好了打給我。」男人拿出一張名片,遞給了姜然,隨後把煙踩在腳下熄滅,轉身離去。

姜然回到家後,一下子躺到床上,就像靈魂被抽干一樣。她不斷的回想自己跟男人的對話,一切發生的是那麼突然。她拿出包里放着的名片,上面寫着三個字:傅行深,底下寫着手機號碼。

然後再無其它信息。

姜然拿出手機搜索着傅行深,結果出來的信息就只有一個新聞。

傅氏成功收購林氏建築,擴大商業版圖。

女人把手機放在一旁想着男人的提議,換做以前,自己是萬萬不會答應的。可是現在,自己猶豫了。她沒想到重生後拒絕名一公司會帶來這麼大的連鎖反應,要是一直這麼下去,肯定一輩子都演不了戲了……

難道真的只能靠他嗎?傅行深。

姜然又想到張興看到男人時害怕的樣子,連他這樣的家庭背景都這麼懼怕傅行深,想必他在圈子裡應該很有實力。

她摸了摸自己的臉,現在已經快24歲了,這個年齡到現在沒有公司簽約,沒有戲拍,等再過幾年自己就一點競爭力都沒有了。畢竟在這個圈子裡,美貌是最不缺的。再說了演藝圈裡沒有強大的背景支撐,又能走得了多遠呢?

她不想一輩子都當一名小模特,她的夢想是演戲,是出現在攝影機里,要不然重生的意義是什麼?姜然又想起了那一張張害過自己臉,和他們做過的事,她一定要復仇!既然還想在圈子裡混,不如找一個結實點大樹,最起碼入行後不會被人欺負。經過十幾次的掙扎後,姜然拿起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