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倒追糙漢後,被他爆寵》[重生八零:倒追糙漢後,被他爆寵] - 第10章 在他心裏我就是個長舌婦

趙家出了這樣的事,幾乎全村子的人都去幫忙了,趙家原本在村裡的名聲很是不錯,趙宗臣常年不在家,如今母親又病了,老婆又在離婚期間,很容易便喚起了大伙兒的同情心。

林夕子帶着林子賀做一些跑腿的工作,白事禮節繁多,趙家的傢伙事都是缺東少西的,姐弟倆便往來借東西,拿一些力所能及的東西。白事的主管是趙德樹村長,他常年主持紅白事宜,經驗多輩分又高說的話大家也願意聽,而且與趙老山算是同族兄弟,幫忙也在情理之中。

「我養的羊,我不給他。」紅秀嬸兒死死地攔着羊圈的門兒,不讓趙德樹領着人進去。

趙德樹無奈至極:「這是靈堂上要用的羊,你這就有點不懂事了。」

按照村裡的規矩,靈堂上是要拴一隻羊的,老人家常說人去世之後對人世間還是有眷戀的,所以會回來看看,逝去的人會附身在這頭羊身上,只有羊點頭了,白事才可以進行下去。

「我不管這個,我的羊一隻也不能少。」紅秀嬸兒心中有怨氣林夕子知道,只是人已經沒了,這股怨氣何時才能消散呢?

霍東這時候走過來和趙德樹說自己出錢買個別人家的羊,趙德樹看了看視死如歸的紅秀嬸兒,嘆了口氣:「真是個瘋婆子。」村裡的人並不知道鄭玉梅和趙老山的事,只覺得是紅秀嬸兒被刺激的發了瘋。

「紅秀嬸兒真是個小氣鬼。」

林夕子板著臉教訓弟弟:「不知道前因後果,不許這麼說別人的是非。」

「哦。」林子賀向來聽林夕子的話,但是這一次雖然嘴上應着心裏卻不服氣。

林夕子走過去將紅秀嬸兒扶起來,比霍東快了一步,他剛給趙德樹給完錢,轉身就看到女孩兒單薄的背影匆匆與自己擦身而過,走到了癱軟在地上掩面哭泣的紅秀嬸兒面前,他聽到她低聲安慰:「紅秀嬸兒起來吧地上涼,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您還有趙哥哥呢,您得振作起來呀。」

紅秀嬸兒聽到兒子還是強裝鎮定:「嗯。」由林夕子將自己扶進了窯里。

霍東聽到方才林夕子的話,他覺得女孩兒或許知道什麼,很快便想通了,她與婷婷關係那麼好,這幾天又都在霍家吃飯,怎麼不會聽到風聲呢。

等人從窯里出來霍東將她叫到一邊:「你沒和別人說吧?」

林夕子一愣:「說什麼?」

霍東板著臉:「你說呢?」

林夕子看他這樣一時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麼錯:「什麼意思啊?」

霍東目光沉沉地看着她:「趙家的事,你沒和別人說吧?」

林夕子心中酸澀難忍,鼻子也跟酸了起來:「我能和誰說啊?在你心裏我就是長舌婦嗎?」

霍東看她竟然紅了眼眶,想着自己本就面相比較凶,村裡的小孩子沒有不怕他的,大約是嚇到了小姑娘:「我不是這個意思,這件事畢竟不光彩,我怕你說漏嘴。」

林夕子卻覺得傷心:「沒和人說,連我爸媽都沒說,到死也不會和人說的。」

霍東知道她這次真的生氣了,也不知道如何哄,還在他想法子時女孩兒已經轉身離開了,他沒有去追,這會兒人多眼雜,等閑時再說吧。

林夕子一邊走一邊抹眼淚,眾人只當她是在哭趙老山,紛紛誇讚她是個記恩情的好孩子。

「哎,夕子。」趙德樹好不容易找到林夕子,見女孩兒臉上竟然掛着淚,心中也動容,眼眶也紅了起來,趙老山也算是跟在他屁股後面長大的,當時他可沒少欺負這個老實嘴笨的堂弟呢。

「怎麼了村長?」林夕子趕緊擦乾眼淚。

趙德樹也整理好情緒,繼續張羅:「廚房裡啊還得再有一個鼓風機,你陳志叔家有,但是他們不是和趙家有些糾葛嘛,我想着,你一個孩子去借東西或許好些。」

林夕子點點頭,自己家的鼓風機已經拿過來了,離得近的人家確實只有陳家才有:「那我去了村長。」

「去吧,小心點。」

「知道了。」

林夕子低着頭不想讓人看見她紅腫的眼睛,一個沒留神撞進了寬闊的懷中,她急忙抬頭想要道歉,見是霍東,臉立即沉了下去,腿開步子便往前走,卻被攔住:「幹嘛?」

霍東倒是鮮少見她這樣發脾氣的模樣,很是新鮮,想要逗逗她:「不幹嘛?」

這人又發什麼瘋?林夕子想要將自己的手從男人手心裏抽出來,使勁渾身力氣也沒有做到,反觀霍東面不改色心不跳,像是抓着女孩兒的人不是他一般。

霍東嘴角帶着淡笑,像極了村裡欺男霸女的登徒子,卻見女孩兒癟着嘴又要哭似的趕緊將手鬆開:「我不過是和你開個玩笑,怎麼還真生氣了?」

林夕子得了自由也不理會男人的話,直衝沖的往前走,不發一言。

得,將人得罪狠了。霍東從來沒有哄過女人,之前在外面的時候也都是逢場作戲,那些女人很會看眼色,哪裡會像這個小丫頭一般嬌氣愛哭鼻子。

林夕子走在前面,霍東便緊緊跟隨在後,前者厭煩惱火,後者不知所措。

「你跟着我幹嘛?」林夕子終於忍不住爆發出來。

霍東卻沒臉沒皮的笑:「我看你還能生氣多久。」

林夕子氣節又是一頓狂走,這次打定主意不管他跟多久跟多遠,自己都不會和他主動說話,除非……

「走慢點。」

林夕子嘴角微微上揚:「你管我。」

「小心,有蛇。」

林夕子果然立即站定在了原地,霍東心裏笑,就知道她害怕這些,卻沒想到將人給嚇壞了,只聽見女孩兒聲音顫顫巍巍地說:「你看見了嗎?」說罷伸手緊緊攥住了自己的衣角。

霍東見她乖巧的站在自己身邊,這種感覺還不錯:「嗯,剛從那邊過去了。」

林夕子真的被嚇到,腿都要軟了,死死地拽着男人的衣服,跟在他身後亦步亦趨。

「那會兒是我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