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病弱美人開掛了》[重生八零:病弱美人開掛了] - 第1章 重生1979

1979年,港灣公社,山海灣大隊。

「一個閨女而已,嫁過去就嫁了,你們兩口子也太看重了。宋家是什麼條件,你們閨女嫁過去,你們還能吃虧?反正人家聘也下了,我一個當奶奶的還做不了她個小丫頭片子的主?」

「娘,您這話說的。我跟燕子就生了這麼一個閨女,你這是要我的命啊!」

「你要是不答應,輕易我現在就一頭撞死在你家門口!」

沈白桃只覺得腦袋昏沉,被兩個人的爭執聲吵醒。

一個是大嗓門的婦人,另一個是個漢子。

那婦人聽起來不像是當奶奶的人,中氣十足彪悍地很。

她不僅聲音刺耳,還把死掛在嘴邊上,光聽語氣,那個漢子就弱了許多。

沈白桃一時間難以對應這倆人是誰,腦海裏面就突然衝上來許多瑣碎又連貫的記憶,一個勁兒地往她腦海裏面鑽。

一片混亂之後,沈白桃像是用倍速看了一場電影,頓時豁然開朗。

她緩過神來,才記起自己下班經過堤壩,看到一個小孩落水,她見義勇為,但是沒想到那孩子勁兒太大,生生勒着她的脖子……

現下竟是穿越了,穿到了七十年代末。

這個特殊的時期,改革開放的春風剛剛吹起,大家都只聽見風聲,卻還沒有落實到這個小小的村莊。

她所穿到的這個小姑娘比她小了五歲,今年才十八。

因為她娘生她的時候壞了身子,在這個家裡兄弟姐妹一大摞的年代,她罕見的是家中獨女。

老爹窩囊,但是對他娘絕對是真心實意,在重男輕女的大風氣之下,只抹了一把臉,說『一個閨女也挺好』。

但是只撫養一個女兒也並沒有給他們家裡減輕什麼負擔,沈白桃出生時的難產不僅給她娘造成了傷害,自己更是個藥罐子,免疫力極低,從小到大,沒有一天不在吃藥。

她爹力氣大,在山上推石頭,一天五塊錢的高工資,四塊九都要給她治病。她娘累死累活在大隊掙工分,年底還要還大隊一屁股饑荒。

原主的死是因為一場婚事,就是吵醒她的這場爭論。

她過完年跟她娘去縣裡的醫院複查開藥,倒了血霉被一個紈絝看上。

那位二世祖他爹是國營罐頭廠的廠長,在這個時代一個普通工人的名額都夠大家擠破腦袋,別說是廠長。

沈白桃沒別的,就是隨了名字,出落的像是一隻成熟的水蜜桃,看起來嬌滴滴的漂亮,誰都想咬一口。

這位廠長公子平日里沒什麼營生,按理說最多算是遊手好閒。

沈白桃的爹娘不是沒考慮過這麼好的條件,村裡姑娘小子都訂的早,頗有來晚就搶不上好對象的趨勢,沈白桃十八,也是說親的年紀了。

但是媒人上門之後,兩人去縣裡一打聽,聽說這位公子哥兒外面早就養了個女人,還給他下了個小的。

就是那個女人出身不太好,早年間世道難的時候當過兩年的暗娼,家裡不讓她進門。

平日里把閨女捧在手心裏面的兩人哪能答應,立刻就回絕了,說是沈白桃還小着,不打算這麼早說親。

然後便是這位奶奶李翠花閃亮登場,五百塊錢的聘禮,那可是把沈白桃一家全賣了都換不來的錢。

縣城那家把聘禮交到她手裡,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