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歸墟:人族第一叛徒》[終歸墟:人族第一叛徒] - 第8章 賭約

看着那道落荒而逃的狗影,羽塵心情複雜:

「就這麼……跑了?呸!什麼世道,連狗都信不過了!沒義氣,真是白瞎了初一這個名字。那又賤又慫的死樣,肯定是跟那死胖子學的。對,有其主必有其狗!」

一段插曲,只有燕承天受到些許傷害,但與糞坑一比,這就根本不值一提。

雙方繼續在地上纏鬥,如果按照這種事態發展下去,恐怕到太陽下山也分不出勝負。

遠處,燕南飛捋了捋下巴的白毛,然後踏前一步,抬起腳尖在地面輕輕一點,一股勁力便悄悄從腳掌傳導入地下。

下一秒,燕南飛收腳,退後一步,回到原地。

那股勁力沒入地底,不知所蹤。

突然,人堆所在區域大地顫動,彷彿有什麼怪物要破土而出,一瞬後就從地面傳出一股巨力。巨力呼嘯,將六人彈起,分開。

力量用得很巧,並未傷到人。

「隔山打牛,燕公好手段,燕家十三路絕命腳果然名不虛傳。」大祭司恭維道。

燕南飛笑了笑,算是回應。

六人恍惚爬起,都有些茫然,環顧四周也沒發覺異常,一時間都呆愣在原地。

燕承天的三個同夥同時看向他,意思是在問他現在還打不打了?

燕承天平時就是囂張跋扈的主兒,哪肯就此罷休,牙一咬,發狠道:「給我打死他們!」

羽塵無奈感嘆,看來這個傻鳥蛋真打算跟自己不死不休了。

他舒展筋骨準備再次迎敵,突然一僵,手臂竟然沒辦法抬起。這感覺像是被人釘在了木板上,亦或是被無數雙手抱住。不僅手臂如此,腿、腰、脖子、頭……全身都不能動彈。

「怎麼回事?動不了……」羽塵大驚,他用盡全力掙脫,但沒有絲毫作用。

遠處,酋鬼暗嘆一聲,道:「想不到燕公的十三路絕命腿里還藏了一個定身術,十三路絕命腿真是神鬼莫測啊。」

「哈哈哈~」燕南飛又摸了摸白毛,得意道,「十三路絕命腿是我燕家絕學,在江湖上也是排得上號的。老夫也只是略施身手,想幫一幫大祭司,把那小子身上的靈給引出來。」

酋鬼深深看了燕南飛一眼,說道:「燕公可願與我賭上一賭?」

「哦?你說說看。」

「我賭燕公在一盞茶內必定還會對他再次出手。」

「大祭司的意思是那小子能在一盞茶內,掙脫老夫的定身術?老夫施展定身術雖只用了不足一成功力,但也定不是一個黃口小兒能破的!」

酋鬼含笑不答。

「賭什麼?」

「如果我輸了,我願奉上一枚六品凝魂丹,我知道燕公在七品武師已經很多年了,一直沒能突破到六品武宗,如果有了這枚凝魂丹,想必成為武宗就指日可待吧。

「如果是我贏了,我要剛剛燕公施展的燕家十三路絕命腳。」

「可以。」燕南飛沉思片刻就做出決定。

他暗忖:「燕家十三路絕命腿雖然珍貴,但六品凝魂丹誘惑力太大了。再說了,只是說我會再次對他出手,主動權完全在自己這一邊,就算到時那小子真能掙脫定身術,只要我不出手就還是我贏。」

二人達成賭約後,不再言語,目光便齊齊落在那道小小人兒身上。

燕承天等人見到羽塵一直僵在原地不動,以為他又是在耍什麼把戲,都不敢上前。

無奈之下,燕承天又只得祭出他的飛石攻擊,畢竟只要能離那個煞星遠一些,自己就會安全一些。

唰!

一塊拳頭大小的石塊被燕承天隨手擲出,不偏不倚地朝羽塵面門而來。

要是換作以往,羽塵只要一個側頭便能輕巧躲過。但現在,他的頭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看着石塊在眼前越變越大。

砰!

眨眼之間,石塊就碰到羽塵的額頭,發出一聲脆響,石塊裂成兩半。

全場寂靜。

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望向那道僵立的身影。他們沒想到這小子就這麼輕易被砸中了。被這麼砸了一下,他該不會……

眾人竟然有點莫名的期待與好奇,想看看這小子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只見羽塵依舊立在原地,他緩緩睜開眼睛,額頭上除了有塊泥漬外,並未再多出其它。

他竟然毫髮無傷!

一時間所有人看向羽塵的眼神都有些古怪。他們想不通,為何這小子被石頭砸中了,卻跟沒事人一樣?好歹也該鼓個包吧,石塊都碎成兩半了。

羽塵也有些懵:「原來自己已經這麼強了?看來酋鬼那傢伙說的是真的,只要冰浸火渡三年,就可以胸口碎大石。不行,我不能暴露了,燕南飛那老小子一直看我不順眼。陸先生說過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我得低調,低調。」

想到這裡,羽塵有了主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