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誘惑,運動員哥哥太會撩了》[致命誘惑,運動員哥哥太會撩了] - 第7章 又被無視

陳羽諾和陳簡都被突然出現的林詢嚇了一跳,瞪大眼睛看着他。

林詢徑直走向陳簡,沒有給一絲的餘光給陳羽諾。

「叫我回來幹嘛?」林詢又問了一遍。

「不是我叫你回來的,是電視台的陳羽諾小姐說有事找你。」陳簡特地把陳羽諾的名字重讀,「陳羽諾」三個字像是鎚子一般咚咚咚錘在陳羽諾耳朵里,讓她不由地驚跳了一下。

「你找我?」林詢把臉轉過來對着陳羽諾,他低沉的嗓音穿過陳羽諾的耳膜讓她失了神,她獃獃地望着林詢,看着他那完美的五官,看似冷漠的眼神里卻又像在訴說著難以言說的柔情,攝人心魄。特別是想到今天下午在皮划艇上自己竟然和他緊緊地擁抱在一起,陳羽諾不免又陷入到她的幻想之中。

「噠!」林詢只好在陳羽諾面前打了個響指,將她喚醒。

「啊,對對,是我讓陳助教叫你回來的。」陳羽諾回過神來說道。

「所以,叫我回來幹嘛?」林詢有點不耐煩地看了陳羽諾一眼。

陳羽諾竟一時不知該如何開口,便求助似的看向陳簡。

「我接個電話。」陳簡見她看向自己,立馬撇清關係,裝作接電話離開了病房。

「沒事,我就先走了。」林詢看了眼陳羽諾轉身就要離開。

「哎呀,林詢,你幫我看下我的固定板是不是異位了,我覺得好疼啊。」陳羽諾裝作很疼的樣子。

林詢站定,看了一眼陳羽諾綁着固定板的腳,回身湊近陳羽諾的臉。

陳羽諾沒想到他會突如其來地湊近自己,整個人都往後縮去,直覺得整個身子都發燙得厲害,陳羽諾就覺得自己身上好像着了火一般。

「疼就找醫生。」林詢冷冷地說道,說完便轉身離開了病房。

陳羽諾則是緩了好久才緩過來,林詢剛剛湊近她的一幕一直在她的腦海里重映,他那完美的五官,深邃的眼眸,誘人的紅唇,還有寬大的肩膀無一不讓陳羽諾臉紅耳赤。

她害羞地將自己蒙在枕頭裡,痴痴地笑着,幻想的愛情沖昏了她的頭腦。

「陳羽諾你在傻笑什麼?自我接你出來,你已經傻笑了兩天了,是進了趟醫院就傻掉了嗎?」陳羽諾媽媽康紅英看着坐在沙發上傻笑的陳羽諾摸不着頭腦。

「媽,你覺得我找一個運動員做男朋友怎麼樣?」

陳羽諾跟她媽媽處得就像是閨蜜一般,有什麼心裏話都喜歡分享。

「誰呀?」康紅英拿着和餃子餡的碗趕緊湊了過來。

「就是一個特別帥的運動員,帥得我六神無主的那種。」陳羽諾一臉幸福地說到。

「那麼帥,能輪到你?別不是殺豬盤吧?」康紅英法治節目看多了。

「帥哥怎麼就不能輪到我?我長得很差嗎?」陳羽諾不服。

「反正你不算長得美的。」康紅英也不客氣。

「媽媽,我好不容易喜歡上一個人,你倒是鼓勵鼓勵我呀。」陳羽諾撒嬌道。

「好好好,那把他照片給我看下,我幫你鑒定鑒定。」康紅英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