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弗如夢》[知弗如夢] - 第4章 觀燈會(2)

多好看?」那小侍女被問住了,不知道怎麼回答。我又問:「有我好看嗎? 」

小侍女不贊同:「您是女子, 怎麼能和小郎君做比。」

「那有衍嶦好看嗎?」

雖然我煩衍嶦,但不能否認他確實生得好看,若他獐頭鼠目,我怕是寧願,早在三年前便抹了脖子算了。

我向來喜歡漂亮的東西,衍嶦倒是佔了便宜,憑着好麵皮,讓我不至於每每見到他便心塞到吐血。

小侍女這次倒是有了話說。

「將軍雄姿英發,自然氣度不凡,沈小郎君則是清新俊逸之美,若非要說,則是各有各的好看,不可對比。」

「夫人有所不知,中書令家的兩顆掌珠,前些天竟為了爭沈小郎君掉落的帕子,在街上大打出手,臊得中書令朝都不上了,告病在家。」

「滿京陵的人都在笑話他呢!中書令°出了名的酸腐,指不定啊,他在家裡,都被自己的女兒氣得快上吊了!」

我聽着好笑,又覺得這勞什子沈小郎君,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輕哼了一聲。

「惹得兩個小女郎為了他打架,可見這小郎君,勾三搭四的,也不怎麼樣嘛。」

小侍女憋紅臉,極力為那小郎君辯解,訥訥道:「不是您想的那樣 ,沈小郎君沒有錯,他只不過是生得太好看,讓人喜歡。」

「他是出了名的潔身自好,從未與任何女郎有不妥的接觸。」

「出了此事也非小郎君本意,若全都算在他頭上,着實不合道理。」

「他是出了名的潔身自好,從未與任何女郎有不妥的接觸。

「出了此事也非小郎君本意,若全都算到他頭上,着實不合道理。」

她說著,旁邊的侍女遞給我編好的花環,我拿起來戴在頭上,照了照侍女舉着的鏡子。

又覺得她說得好像也有道理。

於是點了點頭,表示勉強贊同她的想法。

小侍女見我點頭,又神神秘秘地說:「過幾日便是觀燈節,不知這次會不會有其他的嬌客,為了譚小郎君打起來。」

我嗤之以鼻,這話說得,好像京陵就他一個好看的人似的。

「對了,他叫什麼名字來着?」

「回夫…..」

「夫人!將軍來了一一」

小侍女剛要回我,卻被院門進來的侍女打斷。

緊接着衍嶦走了進來。

我啞然,怎麼他早晨剛走,現在又來了?

衍嶦一進來,便揮退侍女。

和我獨處時,他一向不喜歡下人在場。我只覺得他虛偽,好似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情一般,不如我心胸坦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