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弗如夢》[知弗如夢] - 第4章 觀燈會

春意愈濃,院子里的紅薔薇開得極美。

這薔薇是衍嶦特意命人種下的,他以為我喜歡,其實也談不上喜歡,只是不討厭。

下人們日日精心呵護,能接連開,上大半年。

遠遠望去,倒也精緻可愛。

我便在院子里,和侍女摘了薔薇花,坐在大樹下編花環戴。

其實衍嶦不在的時候我是極好安撫的,千竟陪着我玩兒的還是侍女們,即使我不滿她們事事都要稟報衍嶦,也會因此發小脾氣,可我卻也不會刻意為難她們。

就算不和我說話,可她們哄上一哄,我就好了。

我身邊的侍女,每隔幾個月便換一批,我也就不去記她們的名字。

七年間不同的侍女來來去去,我也習慣了展開

醒後看見不同的人為我凈面穿衣。

反正都是要走的,我又何必自尋煩惱。

可每一批侍女,都會談起外面的事情,什麼陳大人家的小女兒與書生私奔啦,長順街黃爺爺賣的梨膏糖啦,還有元甲門的彩色小泥人兒。

八歲之前的我也上過街,可這些我全都沒有聽說過,想必這十年間,定然是出現了許多我不知道的新鮮玩意兒。

有的時候,她們還會憧憬離府後的光景。

我記得有個侍女……是叫秋吟,還是秋雲來着?她的名字我記不清了,但是她提起離府後便與表哥成婚時候的表情,我卻記得清清楚楚。

她眼裡有着掩飾不住的笑意與甜蜜,對偷聽到這些的我來說,雖覺得陌生,但竟也覺得十分替她高興。

而現在與我編花環的幾個小侍女,是剛剛才來到我身邊的。

侍女們圍着我編花環,她們編,我看着,突然就想聽她們講外邊的事情。

她們剛進來,外面一定又發生了許許多多有趣的事情。

我湊到一個面相稚嫩的小侍女面前,睜大眼睛看着她,她臉霎時紅透了。

我也不明白她為何臉紅,我只覺得她小,便更容易開口與我講故事。

我看着她,眨眨眼睛。

「我想聽外面的事情。」

她似乎是沒想到我會開口對她說話,便有些害羞地低頭請示我:「夫人,想些聽什麼呢?」

我用手指卷了卷衣帶,隨意答了句「無所謂」

她想了想,笑了起來,兩個酒窩意外的可愛。

「那奴婢給您講講沈大人家的小郎君好了。」她頓了頓,開始和我講。

「這位小郎君今年才剛剛滿了十六歲,卻生得芝蘭玉樹,文質秀美。」

我放鬆身體靠在美人椅上,漫不經心回道:「哦, 那他比我小兩歲。」

末了又問,「你說他好看, 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