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凌晨》[至暗凌晨] - 第5章 十萬塊到手

更何況,對方還沒有使用武器。

但是以現在的情況來看,想要退卻是不大可能得了,護衛隊長剛剛那一個掃腿,令他的肋骨到現在還隱隱作痛。

只要沒斷就好,不影響行動就可以。

樊易天眸色漸深,右手在後面的土地上抓了一把,攢成拳頭。

「別掙扎了,你打不過我,也跑不過我,等到天亮了,我完全可以報警了。」護衛隊長眼中湧現着淡淡的輕蔑:「告訴我,是誰派你來的?」

「是你那死去的老母親!」

樊易天身形猛的暴起,右手猛的朝着護衛隊長的眼睛揚出一把塵土,隨後快速的朝着馬路的盡頭衝去!

風緊!扯呼!

「找死!」

聽到樊易天的辱罵,護衛隊長暴怒揮拳,一拳將面前的塵土揚散,另一拳猛的一揮,一股氣勁彷彿擊散了空氣,直直的朝着樊易天的背後疾馳而去。

感受到這背後傳來的危機感,樊易天一咬牙,身體向左一側。

那氣勁的速度太快,他沒法完全的躲過去!

「砰!」

氣勁猛的打在樊易天側過來的左臂上。

他的左臂立刻軟綿綿的垂了下去。

一陣劇痛讓樊易天幾乎是眼前一黑,他狠狠地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尖,繼續玩命的往路口的方向跑。

幸好左手是他的弱側手,樊易天估計,這一下,他的左手一周都未必能抬得起來!

「不愧是衝擊過滅煞的存在……」

看着自己已經衝出好遠,他回頭,遠遠的朝着護衛隊長喊道:「咱們後會有期!」

「下次見面!我必把你摁在地里。」

樊易天眼中閃過一抹狠色。

「讓他跑了。」

護衛隊長嘆了口氣,感受着自己還在顫抖的,已經脫力的手臂,皺了皺眉:「力氣還挺大。」

樊易天硬挺着走到馬路邊上,有些脫力的扶住路邊的大樹,抬起還能動彈的右手打車。

幸好照片是拍下來了,也能回去交差。

不然今天算是白挨打了。

差距還真是不小,樊易天咧咧嘴,嘆了口氣,嘟囔道:「媽的,老登,你等我突破到超凡六階,我一天打你十遍。」

掏出手機,看着上面來自樊凝雪的十幾個未接來電,樊易天不禁汗顏。

「你死外面了啊?」

「為啥不接電話!」

接起電話,聽着對面樊凝雪生氣的聲音,樊易天擦了擦額頭上不自覺的滲出的冷汗:「我剛鍛煉完,現在往回走。」

「有沒有什麼想吃的?」

「我想吃麻辣燙。」

樊易天無事在先,再一聽到有吃的,樊凝雪的語氣頓時變了。

「好,我給你買,家裡等着吧。」

掛斷電話,樊易天深吸一口氣。

看了看周圍沒有監控,他把自己身上的夜行衣快速的脫了下去。

這個是特製的夜行衣,可以進行多次收縮摺疊,最後變成一個小黑袋。

樊易天拎着摺疊好的夜行衣,打上一輛的士。

這一次,忙碌了一天的樊師傅,真的要去睡覺覺了。

到了獵靈者協會,戴好口罩,簡單的登陸了之後,他直接來到前台。

即便是晚上,獵靈者協會依然存在着一大堆打工人為了富裕而不懈的努力着。

說實話,樊易天以前挺瞧不起這群人。

都是有修為的修士,不往前線堆,窩在這裡凈扶老奶奶過馬路了。

然後吹牛b的時候比誰嗓門都大。

人各有志,他也沒必要去評價別人,樊易天搖了搖頭,走到前台,把自己的身份卡放在前台的桌子上,推給了前台的工作人員:「我來兌換任務獎勵。」

「好的。」工作人員笑着接過他的身份卡,在機器上操作了一下:「尊敬的紅色獵靈者林大叉先生,您好,您接取得是……25號任務是吧?」

「是的。」

樊易天一邊看着任務表上的任務,一邊回答道。

「好的,請您現在隨我們的工作人員前往負責人處進行任務結果確認以及任務獎勵領取,感謝您的配合。」

前台的小姐姐笑眯眯地說道,她揚了揚手,一個穿着工作服的高大男子走了過來,小姐姐說道:「帶這位先生去找負責人。」

「請跟我來。」

高大男子帶着樊易天走到前台後面的一個電梯前,進入電梯,摁下了四樓。

樊易天站在電梯角落裡,打量着高大男子。

氣勢雄厚,身材健壯,從他的氣息來看,這是一個心通境的高手。

電梯緩緩的停在了四樓。

四樓最裏面,正對着電梯口,是一個黑金色的大門。

高大男子帶着樊易天,走到黑金色大門前,輕輕敲了敲門。

「請進。」

一個渾厚的聲音從門內傳出,高大男子推開門,轉頭對着樊易天點了點頭:「請進吧。」

樊易天點了點頭,進入房間。

房間里的空間很大,而房間的中心處,圍繞着四個沙發,最左邊的沙發上,坐着一個男人。

那是一個穿着西裝的中年人,看見樊易天進來,他拍拍褲子起身,走到樊易天面前,伸出手,笑道:「您好,林先生,鄙人是連市獵靈者協會分會的會長兼負責人,白一雲。」

「您好。」樊易天握了一下他的手,點點頭。

「請坐吧。」

負責人的手攤開,指向後面的沙發,然後對着還等在門口的高大男子說道:「小李,麻煩你幫忙看一下門,別讓人進來。」

「是,會長。」

高大男子點點頭,走了出去,順手帶上了門。

樊易天和白一雲對着坐在沙發上,對方拿起放在桌子左邊的茶壺,給樊易天倒上半杯,放在杯托上,推到他面前。

「白會長客氣了。」樊易天動了動口罩,伸手接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