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婚約:總裁夫人不好當》[枕上婚約:總裁夫人不好當] - 010 在那等我

  溫存過後,已經筋疲力盡的兩人都沉沉睡去,也不知過了多久,再次醒來,陽光透過窗帘灑到床上,溫暖如怡。

  蘇夏睜開眼睛,長長的睫毛一開一合就像芭比娃娃,粉粉的臉頰像極了桃花的花瓣,白皙光滑的肌膚滋潤無比。她的目光剛想搜索一下慕欽燁是睡着還是醒着,卻不料正好對上了他的視線。

  原來他比她早醒,已經注視她好一會兒了,這會兒四目相對,面對半裸着的她,他的眼眸又要噴火。

  蘇夏下意識地把身體一縮,肩膀一皺,想到昨晚的疼痛,恐懼還是壓過了渴望。

  這一小動作暴露了她的緊張,讓正想伏上來再次佔有的慕欽燁忽然心裏一緊,他竟有些心疼這個女人了!

  最終,他只輕輕往她額頭上一吻,便起身穿衣服下床了,蘇夏噓出一口氣,頓時放鬆了不少。

  趁慕欽燁去浴室洗澡,蘇夏趕忙穿好衣服,拿了包走出了總統套房,她要上街給兒子買禮物啦,一想到兒子,便滿心溫暖,就算天大的煩惱都瞬間遠去。

  從浴室出來,蘇夏的人和她的包都不見了,慕欽燁看到電話座機下壓着一張紙條,上面是很清秀的筆跡:

  我上街去給兒子買禮物了。——蘇夏。

  慕欽燁抿嘴一笑,眼睛裏露出久違的溫柔,但做出這個表情很久後,他卻彷彿才回過味兒來,連他自己都吃了一驚,自己竟然變得溫柔了,因為她。

  換好衣服,收拾完畢,慕欽燁去澳洲的合作單位洽談生意,工作進展很順利,吃完飯後回酒店,在酒店門口剛下車,就有一個戴着墨鏡的濃妝艷抹的女人圍了上來。

  「慕總。」女人邊發嗲地問候邊摘下墨鏡。

  已經心生厭惡的慕欽燁用眼角的餘光朝來人掃了一下,這才看清原來來者是蘇薔。

  想起在飛機上這個女人忸怩作態的噁心樣子還有昨晚給蘇夏買胃藥回來在房間門口看到她從他們的房間離開,慕欽燁心裏昨晚就有了的疑問再度襲來。

  這個女人究竟和蘇夏有什麼關係呢?蘇夏到底又有什麼事情瞞着自己呢?

  慕欽燁心裏正猶疑着,蘇薔已經像劑狗屁膏藥一般貼在他身上了。

  「咳咳,」慕欽燁輕抬右手捂着鼻子咳了一聲,露出冷漠和厭惡的眼神,被他強大的氣場震懾到的蘇薔便立馬識抬舉地把纏上他的手臂放了下來。

  「慕總,不要這個樣子嘛,人家有哪一點不好呢?你說,你說呀。」蘇薔並沒知難而退,而是重新換了一套她平時對付男人慣用的殺手鐧。

  慕欽燁眸子里忽地閃過一絲銳利,他極力忍者對這個女人的反感,裝作對她稍感興趣地說道:「怎麼,這位美女你跟蘇夏很熟?」

  「嗯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