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我被一隻烏鴉追殺十五年》[震驚!我被一隻烏鴉追殺十五年] - 第七章首殺鱷魚祭祀(2)

p>

「它隨它爸,它媽是鱷魚」看着鱷魚祭祀,秦無雙臉色第一次凝重起來。

「你們兩記住,祭祀有兩個必殺技,一個是左邊鐵鏈,一個是右手推土機,一會我叫你們怎麼做就怎麼做,不然會死人的」

「不霜,你放心,你叫我兩幹啥我就幹啥」

在兩人心裏,秦無雙和神差不多,當然要死死抱住大腿。

「聽話就好,就怕你兩不聽話,畢竟這東西還有個靈魂怒吼,需要兩個墊背的」秦無雙心裏一陣冷笑,臉上露出和煦的笑容。

「這東西弱點在右下肩咯吱窩,一會盯着那裡打」

一道獸吼震得三人耳朵嗡嗡作響,鱷魚祭祀也動了,上來就是揮動左手鐵鏈。

「卧槽,不講武德,趴下」看着鱷魚祭祀的起手勢,秦無雙心底一驚,這正是其必殺技——勾魂鐵鎖。

在秦無雙三人趴下的瞬間,三道鐵鏈從鱷魚祭祀手臂射出,要是再晚幾秒三人就是屍體了。

咚 咚 咚

祭壇震動,鱷魚祭祀邁着沉重的步伐走來了。

「射他咯吱窩,王哥,把大殺器收起來,那玩意對它沒用」秦無雙邊打邊退,看着拿電夾的王德峰提醒道。

「打不到啊,封兄弟,這畜生不抬手」看着子彈射在鱷魚祭祀身上,濺起點點火星後者一點事都沒有,楊虎心裏一陣憋屈。

「沒事!這鱷魚祭祀第二個必殺技——車輪滾滾,施展後有個五秒眩暈,到時候盯着他咯吱窩打」秦無雙當然知道打不到咯吱窩,不過也不急,第二個必殺技後才是機會。

鱷魚祭祀再次一吼,右手上齒輪旋轉,一把砸下地面,隨後朝三人衝去。

「往左邊跑,快,左邊」鱷魚祭祀一抬手,秦無雙就知道機會來了。

鱷魚祭祀推着齒輪經過的地方一條溝壑出現。

「卧槽!好快,要不是不霜提醒,今天就交代了」王德峰一臉驚魂未定。

轟 轟 轟

秦無雙拿出猙獰的電鋸,拉起發條,頓時電鋸如同怪獸咆哮,發出轟轟聲。

「快點,祭祀眩暈了」秦無雙提着電鋸邊跑,邊提醒二人。

「來了」

「難怪沒人推的了這鱷魚祭祀,弱點這麼隱密」楊虎對着鱷魚祭祀咯吱窩邊突突,邊嘀咕。

隨着一聲大吼鱷魚祭祀從眩暈中醒來,聲音伴着強烈怒火,巨大的身軀扭動,

秦無雙依然拿着咆哮的電鋸,直捅其咯吱窩,綠色的血液濺的滿臉都是。

「不霜,這畜生醒了」王德峰看着鱷魚祭祀醒了,卻不見秦無雙起身不由提醒道。

秦無雙依舊不聞不問,滿臉猙獰大喝一聲「給老子斷」

鱷魚祭祀一隻手臂直接被鋸斷。

秦無雙立馬收起收起電鋸,不管二人死活,撒丫子就跑。

秦無雙突然跑路,楊虎一愣,隨後朝王德峰怪叫一聲 「卧槽!快跑」

後面二人還沒跑出三米,一聲直震靈魂咆哮傳來,三人瞬間被震愣住。

兩條鎖鏈從鱷魚祭祀手中飛出,直接捆住二人,隨後被拖到鱷魚祭祀身邊,鎖鏈越蹦越緊,不到三秒二人直接被勒成肉醬。

「好險,還好跑出三米,不在攻擊範圍內」蘇醒過來的一臉劫後餘生感。

咚 咚 咚

鱷魚祭祀一步步朝秦無雙走來,右臂傷口處綠色血液灌流,裏面隱隱可見一塊晶瑩剔透的結晶。

斷臂之痛,讓鱷魚祭祀發狂,速度快上很多,衝進秦無雙三米內,一把鎖鏈飛出。

「來吧畜生,沒了靈魂怒吼,看誰命硬」

看着飛來的鎖鏈,秦無雙臉色猙獰,任由鎖鏈纏上腰間,拉起電鋸發條,左手死死按住開關。

在身體被拉到鱷魚祭祀身邊時,電鋸一把插入斷臂內隨後轟鳴聲直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