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我被一隻烏鴉追殺十五年》[震驚!我被一隻烏鴉追殺十五年] - 第七章首殺鱷魚祭祀

噠 噠 噠……

一陣倉促的腳步聲響起

「青青姐啊!為什麼丟下我一個人」聽到過來的腳步聲,秦無雙哭的更加悲痛欲絕。

楊虎與王德峰早就聽到這邊動靜,想要過來卻被四隻鋼鐵猩猩糾纏住,解決那四隻畜生後,便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楊虎上前一步拍秦無雙「封兄弟,別哭了,這是怎麼了?」

「虎哥啊!嗚,嗚……剛剛我在換彈夾的時候,一隻鋼鐵猩猩突然從後躍殺來,青青姐為了救我,把我撞開,自己,自己,啊!青青姐啊!我對不起你啊!」秦無雙邊嚎邊流淚,神色悲痛欲絕,雙手死死的抱着楊青青。

王德峰此時卻急死了「不霜!別哭了,馬上十五回合了,你這樣青青妹子看到也會難過的,正事要緊啊!」

楊虎也是一驚,心裏一點疑惑一掃而空「是啊!封兄弟,振作點,馬上十五回合,首殺鱷魚祭祀就在眼前,時間不等人啊!」

「嗚嗚!青青姐,安息吧!我會讓鱷魚祭祀為你陪葬的」一把抹了眼淚,把楊青青臉朝下,以免被他們察覺出破綻。

「虎哥,王哥,青青姐臉上被划了一刀,破相了,青青姐走的時候說,別讓人看到,她最愛漂亮了」邊拉着二人手,邊走邊說。

王德峰哪裡管楊青青,愛死不死的「不霜!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目前最重要是這十五關怎麼打」

楊虎也收斂心思安慰「是啊!封兄弟,青青命不好,祭祀要緊,不然我們三個也得交代在這」

「第十五回合是最安全,也可以說是最危險的」秦無雙深呼一口氣獃獃的說道。

看秦無雙還賣關子,王德峰都快急得跳腳了「不霜說清楚點,這十五回合怎麼回事」

「第十五回合就五隻苦工」看演的差不多了,秦無雙伸出五指,恢復平靜道。

楊虎與王德峰懵逼了「啥?封兄弟,最後一關就五隻苦工?我沒聽錯吧」

「就是五隻苦工,一會你們把這五隻苦工全部打斷腿,然後帶他們在大門口兜圈子,它們身體快變紅了再打死」秦無雙交代一下後,朝軍火庫走去。

「好的,不霜,我和老王聽你的」楊虎也知道,事到如今,也只能一條路走到黑。

哐鐺

最後一回合來臨。

「還真只有五隻苦工,怎麼搞小虎?」王德峰拿着電夾子躍躍欲試。

「艹!把你那玩意收起來,別一下全打死了,雖然不知道封兄弟什麼意思,不過按照他的意思做就可以了」楊虎踢了王德峰一腳。

砰 砰……

五聲槍響,五隻苦工趴在地上朝二人爬來。

「阿彌陀佛,玉皇大帝,王母娘娘,保佑啊!能不能逆襲,今晚是不是睡馬路,就看你出不出貨了」對着軍火庫一陣念念有詞。

叮……

「不是電鋸」

叮……

「還不是」

叮……

「操了!怎麼這麼黑!還不出,最後一次機會了」

此刻秦無雙身體微微顫抖,眼睛赤紅,如同一個賭徒再次點下軍火庫。

叮……

軍火庫打開,一把猙獰漆黑的巨型電鋸靜靜躺着。

一把拉出電鋸,心念一動,大殺器消失不見,祭壇神器電鋸,沒這玩意是推不死鱷魚祭祀的,除非四把氣錘還有點希望,當然就一點點而已。

「虎哥乾死那五隻苦工」

砰……

隨着五聲槍響,整個祭壇開始風雲變化,四道高大的圍牆升起,猶如一個斗獸場一般,三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困在裏面。

一隻四米高的犀牛怪,身形若隱若現,隨後慢慢凝實。

「不霜!這怪物也不像鱷魚啊?怎麼叫鱷魚祭祀」王德峰習慣性抬了抬眼鏡,一臉疑惑。

鱷魚祭祀的確不像鱷魚,倒是像站立起來的犀牛,全身灰黑色,左手上捆着條粗壯的鐵鏈,右手由一個個齒輪組成,像超大且怪異的推土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