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挨最毒的打,變最強的人》[震驚:挨最毒的打,變最強的人] - 第6章 論按摩,我林初願稱你為最強

過一會兒。

林初來到了天字號的頂樓,一間名叫琉璃閣的房間內。

房間內鶯歌燕舞好不自在。

走進房間,只見房間的左側用一塊屏風隔開,可還是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一張琴和一把琵琶。

透過屏風的縫隙,可以看見有一位妙齡女子,在席地而坐。

女子身穿淡綠色的長裙,袖口上綉着淡藍色的牡丹,銀絲線勾出了幾片祥雲,下擺密麻麻一排藍色的海水雲圖,盈盈一握的腰肢更是讓人生出無限的遐想。

胸前是寬片淡黃色錦緞裹胸,隱隱綽綽之間可以看到一大片雪白。

身子輕輕轉動長裙散開,一雙修長**映入眼帘,讓人忍不住直吞口水。

此人正是春風閣的花魁柳婉兒,一顰一笑之中不知道勾引了,多少男子的心神。

而在屏風的右側也就是靠近整個房間的中心位置,坐着一個青年。

青年身穿藍色的長袍面容十分俊朗,此人正是李默宇。

林初勁直走向柳婉兒,柳婉兒固然很漂亮。

可是林初穿越之中不知道見過多少網紅美女,以及各種各樣的「人生導師」,可謂是「見過了世面。」

所以早就免疫了。

「小初子,你過來,坐到我身邊。」柳婉兒看見林初走來了過來。

原本面露寒霜的俏臉頓時笑顏逐開。

林初有些不以為然,他和柳婉兒是一起被賣身到了青樓,關係一直都很不錯,只有一點讓林初心中不爽。

就是柳婉兒經常找他喝酒,喝酒也就算了,還總喜歡往他身上靠,這麼熱的天,真的是膩死了。

「嗯。」林初搖了搖頭,一臉不情願的應道。

就好像柳婉兒求着林初坐到他的身邊。

此話一出。

對面的李默宇可不幹了,大聲呵斥道。

「哪裡來的乞丐,竟然敢在婉兒小姐面前這般無禮。」

「來人啊,把這傢伙給我拖出去,給我往死里打。」

「哼,不知道哪裡來的登徒浪子,也敢覬覦婉兒小姐的美貌。」

「今天我就讓婉兒小姐,看清此人的真面目。」

李默宇心中無比氣憤,自己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成為了柳婉兒的入幕之賓。

可是不知道哪裡來的阿貓阿狗,居然直接坐到婉兒小姐的旁邊。

這怎能讓李默宇心平氣和。

今晚可是李默宇精心安排的,等把柳婉兒灌醉,那麼自己的機會就來了。

想到到時候可以和柳婉兒一親芳澤,李默宇的心中頓時火熱起來。

聞言,房間外頓時走出了幾個彪形大漢,一臉獰笑地走向林初。

林初聞言有些發愣。

「乞丐?我堂堂天下第一人,竟然敢說我是乞丐。」林初心中不爽,但是還是沒有忘記來此的目的。

「我是乞丐?那你有本事打服我啊,打不服就跟我姓吧。」林初用一種極其囂張的語氣說道。

那股賤賤的樣子,在場的眾人差點忍不住就要揍人了。

「小初子?你幹嘛?」柳婉兒有些驚詫林初的舉動。

竟然用一雙玉手摸了摸林初的額頭,整個身體更是貼在林初的身上。

一股柔軟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