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光年盛夏,你我一路同行》[正值光年盛夏,你我一路同行] - 第7章 勇氣悖論

次日清晨,又是公雞打鳴,鳥吃蟲兒的五點半早班時間。儘管大街上現在還是空無一人,但早晨蔚藍的色調,還是給這個小鎮平添了幾分生機。

林曉翎,一個永遠比預定時間早到十幾分鐘的男人,這次也不例外,正在向游泳館走去。

「你!站住!」背後響起一個熟悉親切的女聲。

林曉翎被嚇了一跳,呆在原地東張西望,愣是沒找到人影。

「在你後面啦!笨蛋!!!」

突然,林曉翎感覺自己的頭被什麼軟乎乎的東西砸了一下,很輕,如蜻蜓點水,所以自然沒感到痛。

一轉頭,發現陳濼瑤一臉羞赧的模樣,彷彿一朵花開在深秋的月季似的,躲在綠葉後面不敢露臉。

她見林曉翎傻乎乎地轉頭,便伸直手臂,把一袋熱乎乎的包子遞給他。陳濼瑤剛剛就是拿這袋肉包輕輕砸了他的後腦勺。

「喏,拿去,你肯定還沒吃早飯吧。」陳濼瑤故意裝出一臉不屑的樣子。

「你——你今天怎麼來這麼早!」林曉翎震驚地接過了陳濼瑤手上的肉包。

「啊——因為,我的事情已經解決啦。」陳濼瑤若無其事地接著說,「某人的字寫的還挺漂亮啊,跟個小女生一樣。」

「這這這,我不是真的要做你男朋友!只有這樣才能幫你媽媽順利做手術啊!」林曉翎見事已敗露,自己先不打自招了。

「重點不是這個!」陳濼瑤佯裝生氣,「你那筆巨額手術費,是怎麼付的?總不可能到處去借高利貸吧?」

「我,我有傻到這種程度嗎?」林曉翎眼見被人看扁了,語氣微微急促,「額,額,我有個朋友,他很有錢,對,很有錢!一下子就把手術費全部付清了!」

「哦?那,你把那位朋友介紹給我認識認識一下?這樣我好感謝人家啊。」陳濼瑤淺笑。

「他說過,自己秉承着雷鋒精神,做好事不留名的!」林曉翎沒想到陳濼瑤竟出此下策,就胡扯了一個蹩腳的理由。

「這樣啊,但是我這樣就欠別人一個人情了,該怎麼辦呢?如果不還這個人情,我心裏會很不安的。」

陳濼瑤自作聰明地欲擒故縱。

在她眼裡,支付那筆費用的自始至終是林曉翎。

因為她知道。

他是個徹徹底底的老實人,最不擅長的就是撒謊。

儘管他膽小,卻也會為了自己免受委屈,能夠鼓起勇氣去回懟老闆娘。

就算他不諳世事,為了盡他的一己之力,還能去傻乎乎地跟蹤自己,在奶茶店蹲點蹲到腿酸,只為尋到幾分蛛絲馬跡。

一個平常看起來傻裡傻氣的人,還懂得在自己於黯淡無光的角落一隅掙扎的時候,偷偷地去製造一個自己未曾設想的驚喜。

母親突然治癒的病,就彷彿自己擁有了始料不及的運氣,最後才發現,這般突如其來的歡喜,宛如天意。

原來,自己上輩子受到的所有折磨,都是在為遇到一個人生中的驚喜做鋪墊。

這個驚喜,便是眼前的林曉翎。

「你……你不用還這個人情!真的!他會不好意思的!」林曉翎還在瞎說著大實話。

「那這樣吧。」陳濼瑤慢慢靠近林曉翎。

林曉翎眼睜睜看着陳濼瑤的臉緩緩湊到他的眼前,身子卻不爭氣地不聽使喚,獃滯在原地一動不動。

清澈可愛的眼睛、柔軟嬌嫩的嘴唇、嬌俏玲瓏的瑤鼻,秀秀氣氣地生在陳濼瑤文靜清純的嬌靨上。

林曉翎凝視着距離不到半尺的陳洛瑤,雙頰早已紅得像個熟透了的大蘋果。

不,不會吧,林曉翎心想,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

正當陳洛瑤還要朝林曉翎的方向上前時,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突然打破了這般曖昧的場面。

「嘿,我能打斷一下嗎,陳濼瑤?」一個男生出現在二人面前,「這個男的是誰啊?」

陳濼瑤偏頭,看清了男生的模樣,突然就判若兩人。

「趙翩枳,你來這裡幹嘛!」陳濼瑤氣不打一處來,立即側身,憤怒地用手指着他。

「額,你先別激動,我只是問問你旁邊這個男的是誰,別這麼凶嘛。」趙翩枳故作委屈。

「跟你有什麼關係?你到底要幹嘛啊!」陳濼瑤盯着趙翩枳,用一種能把人吞噬的眼神。

「別這樣,我只是在家裡閑着沒事幹,想來打打工,鍛煉鍛煉自己,順便照顧一下你而已,從今天起我就在游泳館當前台了,以後有什麼我不懂的,還得請陳洛瑤小姐多多指教。」趙翩枳漫不經心地說。

「一個家財萬貫、富可敵國的貴公子來一家小游泳館打工?你在開什麼玩笑!」陳濼瑤近乎要抓狂了。

「哎呀,主要還是來照顧你的嘛,我看你在這裡孤身奮戰,怕你被一些奇怪的人騷擾。」趙翩枳說著,用一種極為不滿的眼神瞥向林曉翎。

「你還真把自己當一回事啊趙翩枳,我在這裡過的很好,犯不着你操心!」陳濼瑤怒懟。

「啊,那就好,那我先進去啦。」趙翩枳在其他人面前倒是表現出一副斯斯文文的樣子,對陳濼瑤的滿腔怒火毫不在意。

林曉翎站在一旁,看呆了,她從未見過陳濼瑤發如此大火,能摧毀一片離離原上草。

陳濼瑤轉頭對林曉翎帶着歉意地笑了笑:「抱歉,我剛剛有些失態,希望沒有嚇到你。他就是我先前跟你說的,我高一時談的前男友,他現在就是一個瘋子,待會這人不管跟你說什麼,你都別理他。唉,煩死了!」

林曉翎戰戰兢兢地點了點頭:「好。」

等到二人一起走進前台時,赫然發現趙翩枳已經悠哉地翹着二郎腿坐在屬於林曉翎的電腦桌前了。

經歷剛才那一幕,林曉翎已經對面前這個男生毫無好感,但他現在一臉悠哉地坐在自己位置上是怎麼回事。

林曉翎有些惱怒,如果連本應屬於自己的權利都要被人剝奪,那談何去管別人的事呢。

他攥緊了拳頭,朝着趙翩枳所在的櫃檯的方向走去。

「這是我的位置。」林曉翎面無表情地看着面前被稱為「陳濼瑤前男友」的男生。

「嗯?哦,以前確實是你的位置,但現在不是了。」趙翩枳輕蔑地看着林曉翎。

「為什麼?」林曉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