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光年盛夏,你我一路同行》[正值光年盛夏,你我一路同行] - 第4章 名為偏執

「請問是陳濼瑤小姐嗎?」

「是。」

「你的母親病情十分嚴重,目前急需進行手術,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電話那頭的護士略帶焦急的聲線刺激着陳濼瑤。

「我知道,但…但是,我真的沒錢支付那筆昂貴的手術費…你們…你們可不可以先把手術做了,欠你們的錢我之後再想辦法還…」陳濼瑤眼眶通紅。

「我旁邊有位先生,聲稱可以幫你支付一切手術和術後護理費用,需要我把電話交給他嗎?」護士說。

陳濼瑤心頭突然一緊,此時此刻,她並不是震驚,也並非激動。

「那您把電話給他吧。」陳濼瑤無奈地說。

電話那端傳來一陣觸碰聲,隨即是一個熟悉的煙嗓音在手機里響起。

「陳濼瑤。」那煙嗓悠悠念出這三個字,幾分渾厚中又夾雜着幾分深情。

「你找我幹嘛。」陳濼瑤的語氣里只剩下冰冷。

「想你了。」煙嗓再次發出一陣容易讓人陷入自我沉醉的感喟。

「趙翩枳。都跟你說了,以後別再煩我。你非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觸碰我的底線么。」

那個被稱為趙翩枳的男人又開口:「我又沒煩你,我只是來幫你啊,你不想救你媽?」

「你直接說吧,你想要什麼。」陳濼瑤直截了當。

「陳濼瑤,我們複合吧。只要我們複合,我當晚就讓醫生給你的母親做手術。等你母親病好了,我們兩家人再一起出國玩,一起遊覽名勝古迹,吹吹海風。悄悄告訴你,我在巴黎又買了兩棟別墅呢。」趙翩枳十分懇切。

「沒有可能的,我這輩子不會找你這樣的人做男朋友。」陳濼瑤試圖打消趙翩枳的想法。

「陳濼瑤。你想想我們的未來,再想想你的母親。你知道的,就算你討厭我,你好歹為你的母親着想啊,她現在病得這麼重,真的需要儘快治療。」趙翩枳打起了感情牌。

「我再重申一遍,沒有可能,手術費的事我會自己解決,我的家事還輪不到一個外人插手,你做夢去吧。」陳濼瑤意志堅定。

「陳濼瑤,你這是怎麼——」

「你給我滾!滾!」

「陳濼瑤!!你別給臉不要臉!你別忘了當初是怎麼跟我在一起的!」電話那頭的趙翩枳咆哮着。

「要不是你當時主動出錢幫我媽治病,表現得這麼一片赤誠,讓我以為你人真的很好,我才勉強答應你。我跟你確認關係前,再三跟你強調我不喜歡你,我不會跟你牽手,更不會接吻,各種男女之間打情罵俏的事一律不準做。你呢!跟你確認關係的第一天起就對我動手動腳!我在學校里也就忍了,你放假的時候還要約我出來看電影,回絕了之後還開車到我家樓下!」

陳濼瑤情緒激動,不等趙翩枳回嘴,接着憤懣地訴說著自己的委屈:「那你以為我又是怎麼跟你分手的呢?因為你真的好煩啊!我承認我是個自私的人,為了自己的生活而錯過了救母親的最佳時機。但遇到你,我寧可為了一身清凈,也不要你的幾個臭錢!」

電話那頭是許久的沉寂,只聞得陳濼瑤陣陣啜泣聲。

「好吧,既然你這麼不領情,我也不能強迫你。只是想奉勸你一句,你會為今晚的決定後悔的。」趙翩枳失望地丟下這句話,而後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忙音。

晶瑩的淚珠,像斷了線的珍珠,滾下面頰,滴落在一株小草上,瞬間迸碎了。

……

兩天後的一個早晨,又輪到林曉翎他們四人上班了,林曉翎一如既往地比往常早到了幾分鐘。

但這次,他竟沒有在門口看到陳濼瑤的身影,往常這個時候,她可是早早地就在這裡等着林曉翎的。

夏怡晨和蔡靜馨仍然準點到班,看見了門口一臉沉思狀的林曉翎。

夏怡晨象徵性地朝林曉翎揮了揮手:「林曉翎,你在幹啥呢?」

「額,嗯,你們看到陳濼瑤了嗎?」林曉翎問。

「沒有誒,她今天請假嗎?」蔡靜馨撓了撓頭。

「沒什麼,我們先進去吧。」林曉翎攤了攤手,和女生一起走到前台。

上班後幾分鐘,陳濼瑤才匆匆趕來,卻在前台被老闆娘臭罵了一通:「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牛了嗎?才第二次上班就遲到啊?端正你的態度行不行?」

陳濼瑤盯着粉刷過的白牆,沉默不語。林曉翎凝視着她,剛想說什麼卻又被這種充斥着火藥味的氣氛硬生生憋了回去,只是微微皺起了眉頭。

今天的上班任務主要是學習電腦信息管理、刷卡和辦卡等一系列操作,老闆娘先在前台當著三個人的面示範了一遍,林曉翎因為有一點信息基礎,所以學起來輕車熟路,很快就掌握了所有的基本操作。

夏怡晨和蔡靜馨腦子也算活絡,經過幾番老闆娘的挨罵之後,也算熟悉了一些。

但是陳濼瑤就沒有這麼順利了,拿起鼠標之後,右手就像一隻四處亂竄的老鼠,操作得手忙腳亂,再加上老闆娘性子急,稍微一有差錯就罵罵咧咧。

「嗯嗯嗯?你不是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