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邪之爭》[證邪之爭] - 第6章 過往

很顯然箭豬早就注意到了眼前這個小不點。

「哼唧,哼唧!」

箭豬叫上兩聲就向著海生沖了過去。

「叮叮!」

海生原本打算用奪魄針刺穿箭豬的腹部。

可是兩聲清脆的聲響告訴他箭豬的防禦力有多麼可怕。

哪怕柔軟的腹部,海生想要從這裡切入,現實告訴他幾乎不可能。

雖然沒能對箭豬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但是海生卻惹怒了這頭龐然大物。

「哼哼哼唧!」

箭豬憤怒的嚎上兩嗓子,就用那長而鋒利的獠牙對準海生,再次發起了衝鋒。

剛才海生那兩下還是讓箭豬感受到了巨大的疼痛。

海生見這陣仗知道不能力敵,只能驚險的不斷翻滾躲竄。

秦岸看了一點都不着急,等海生和箭豬愉快的玩耍一會兒後才調侃道:「人的弱點是什麼?它可以沒腦子,你也沒有嗎?」

海生驚險躲過箭豬的衝撞後,迅速向後退去。

是啊,人的弱點是。

只是在心底海生還是更在意秦岸說他沒腦子。

眼睛,除此以外還有後門,這兩個地方可以算是人最脆弱的地方。

那麼豬呢?

看在鬥志昂揚的箭豬再次沖了過來,海生雙手再次浮現出兩枚奪魄針。

「噗嗤!」

儘管箭豬意識到了危機,那緊閉的眼皮卻抵擋不住海生的奪魄針。

「哼唧唧,哼唧唧!」

箭豬的銅鈴大的眼球瞬間被戳破,這時箭豬已經徹底憤怒。

箭豬身上的箭刺像是不要錢一樣向著四周噴射而去。

好在海生的手之後就遠離了戰場。

秦岸說了,今天只能殺了這頭箭豬才算完。

海生就躲在一旁伺機而動。

箭豬大口的喘着粗氣,身上的箭刺都已經耗盡,這會正用鼻子嗅着海生的味道。

海生悄悄的移動到了箭豬身後,他手中已經凝聚出了一枚漆黑的奪魄針。

奪魄針此時正被海生控制着高速旋轉着。

「去死吧!」

海生說著就將手裡的奪魄針打入了箭豬的菊花。

「唧唧哼唧唧!」

海生看着生命力頑強的箭豬還在左衝右突緩緩開口。

「爆!」

箭豬的肚子就像是充滿了氣體,迅速脹大。

「嘭!」

一聲劇烈的爆炸聲後,整個世界都清凈了。

只是秦岸的菊花一緊,如果換做是他,秦岸肯定會選擇咽喉或者口部。

剛才那枚特殊的奪魄針就是海生最後的殺招。

如果這樣箭豬還不能倒下,這場戰鬥肯定只能以平局收場。

箭豬追不上海生,而海生也殺不了箭豬。

看着零碎散落一地的箭豬,海生一下子癱坐在地上。

「老師,我還行吧?」

秦岸看了眼睛直跳,行啊,太行了。

「馬馬虎虎吧,回去好好休息,以後每天一頭妖獸。」

說完秦岸就選了一條看上去相對完整的豬腿子。

海生知道這腿子就是今天的主食了。

不過今天海生的表現,秦岸還算滿意。

海生現在最大的缺點是沒有實戰的經驗。

秦岸已經在心裏給海生制定了三個月的作戰計劃。

師徒二人吃着烤豬腿,品着**之城的青紅酒,霎時二人似乎都忘記了以往的煩惱。

「老師,你這眼睛和手?放心,你告訴我,以後我一定幫你報仇。」

海生沒喝多少,倒是有些上頭。

秦岸看着海生一隻手搭在他肩頭,也沒太在意。

「怎麼,長能耐了?你現在是想腳踢道盟,橫掃三宗九派了?」

海生直愣愣摸了摸自己的後腦瓜。

開什麼玩笑,現在道盟隨便一個人就能捏死他。

「你還是關心你自己吧。」

秦岸這時候明顯不想提這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