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邪之爭》[證邪之爭] - 第5章 越級(2)

p>「師傅,您老人家哪裡來的酒,好香啊。」

這句話海生已經忍了很久。

之前海邊潮濕,海生經常都會和徐德小酌幾口。

海生已經好幾個月沒有喝酒,聞到秦岸口吐芬芳,不免咽了咽口水。

「想喝?」

海生的頭就像是小雞啄米樣。

「嗯嗯。」

察覺到海生那渴望的樣子,秦岸不為所動。

「等哪天突破到鍛體境再說吧。」

秦岸沒有給出明確的答覆,因為這要根據海生的進步來看。

半年和三年或是更久,那是有很大區別的。

秦岸知道教導海生的時間有限,他只想在近幾年時間裏,儘可能讓海生成長起來。

現在海生的速度還遠遠達不到秦岸的要求。

修鍊一途沒有資源就會舉步維艱。

沒有資源,那就得創造資源。

好在目前海生只需要把基礎打牢,其他的事情秦岸心中早就算計。

海生還能說什麼,三個月時間從聚力初期到聚力中期。

這種速度說不上快,但也不慢,只能是中等水平。

按照現在海生的速度,也許一年都到不了鍛體境。

海生一邊想着美酒,一邊想着被胡氏商行帶走的嬌嬌,還想着二老的仇。

「師父,我要越級對抗。」

海生態度很堅決,秦岸聽了露出了一絲笑意。

秦岸從來不會強迫自己弟子,他所教導的都是自律,自己想要快速成長就需要加倍努力。

雖然秦岸心裏着急,但他並不會為此改變初衷。

秦岸喜歡動腦子的人,好在浪費了三個月時間,海生總算開竅了。

人,還是需要自己思考,因為只有學會自己思考,當遇到問題時,自己才有戰勝困難的勇氣。

這才是秦岸真正厲害的地方,他所做的是引導。

授人以漁,而不是把魚做好了還要把刺挑出來。

「好。」

秦岸說完就掏出一個小酒壺丟給了海生。

海生接過打開瓶蓋狠狠喝上一口,憋了老半天才忍不住。

「哈。」

海生擦了擦嘴才對秦岸感激道:「謝謝老師,弟子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從前徐德就喜歡喝酒,只要不出海,徐德都會打上半斤散酒。

現在秦岸也愛喝酒,只要每天不喝上幾口,心裏就會感到少了點什麼。

於是海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也喜歡上了喝酒。

酒這種東西,喜極喜,悲極悲,不同的時間地點和不同人,都會有不同的味道。

海生只喝了兩口,沒捨得多喝。

因為第一口海生就已經感覺到,秦岸這酒比羅宿那種摻水的假酒不知好了多少,只是一口,隱隱就有些上頭。

到了第二天,秦岸就為海生物色好了新的陪練對象。

而秦岸則時刻守在一旁,就怕海生發生意外。

海生看見眼前小山一般的箭豬,掏出了昨天剩下的半瓶美酒。

一飲而盡後,對着箭豬就沖了過去。

「無論你用什麼方法,殺死它。」

海生耳邊響起了秦岸的聲音。

正在奔跑的海生眼睛突然變得漆黑,雙手的食指和無名指間分別多出了一枚略黑的原力針。

越級,可以是一級,也可以是很多級。

雖然這頭箭豬是聚力後期,但卻是後期巔峰的箭豬,與鍛體境初期也不遑多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