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皇叔能處假千金他真寵》[這皇叔能處假千金他真寵] - 第2章(2)

見,臉上微紅,「你鬆手,我還要去迎接娘和妹妹呢。」
她平日里都端莊的緊,少有這麼嬌羞的時候,謝英韶心裏一盪,聲音越發溫柔,「我們是未婚夫妻,夫人不會介意的。」
「咳咳!」
虞書靜臉色發黑,覺得這一幕刺眼極了,使勁的咳嗽。
她被養父收養後,一直住在山谷里,是附近出了名的美人,之前她對此還頗有幾分自傲,今天看到虞雪鏡,自尊心稀里嘩啦的就碎了一地。
虞雪鏡唇角不易察覺的勾了一下,繼續忍着想吐的衝動和謝英韶噓寒問暖。
謝英韶沉浸在美色之中,任憑虞書靜把嗓子咳劈了叉,都沒有回頭。
虞書靜終於忍不住了,「謝英韶,你快過來,過來扶我下馬車。」
謝英韶看着虞雪鏡,遲疑了一下,虞雪鏡笑容淡了些,還是抽出了手,朝他點點頭。
謝英韶這才去扶着虞書靜下了馬車。
虞書靜把兩人的一舉一動看在眼裡,推開謝英韶,蹬蹬幾步走到虞雪鏡的面前,語氣不善地開了口,「你就是虞雪鏡,怎麼?
不歡迎我回來?
勇安候府也不是什麼小家小戶,你穿的這麼素,是怕我知道了勇安候府有多富貴,然後和你搶嗎?」
周氏聽了,上下掃視虞雪鏡,眉頭皺成川字型,斥道:「出來迎人,你怎麼穿這種衣服,一點輕重都不知道。
難道真是靜兒回來,你心裏不高興了?」
虞雪鏡低眉斂目,眼裡閃過一絲冰冷的嘲諷。
前世她穿的不素凈,虞書靜是怎麼說的?
你穿的這麼華麗?
是顯擺自己過的好,故意炫耀,想讓我覺得自卑嗎?
無論她怎麼做,虞書靜總有挑刺的理由。
她抬起頭,急急辯解,「娘說到哪裡去了,妹妹回來,我再歡迎不過。
只不過再過兩日,就是我爹娘的忌日,我總不好穿的太花哨。」
周氏心裏覺得不舒服,她自覺對虞雪鏡夠好了,虞雪鏡還提起她的親生父母,這不是存心來礙她的眼嗎?
果然不討喜。
「說過多少回了,你到了勇安候府,就是侯府的千金小姐,你的一舉一動都代表着侯府的面子。
你那親生父母,不過商人而已,休要再提,被外人知道了,有辱侯府門楣。」
這種話,周氏不是第一次說,每次虞雪鏡聽到,心中總是倍感屈辱,以往,她都忍了。
可是今天,她不準備再忍。
虞雪鏡朝周氏行了一禮,「娘說的是,女兒受教了。」
起身後,她看向虞書靜,語重心長地道:「妹妹,娘說的話你也聽到了。
你如今進了勇安候府,以後你的一舉一動,都代表着勇安候府的顏面。
剛剛你下馬的時候,直呼二殿下的名字,還讓二殿下去扶你,不分尊卑,不顧男女大防,就做的很不妥。
你現在是剛到侯府,不懂禮節也正常,不過以後,妹妹就會知道這種事情是萬萬做不得的。」
周氏臉色也有點難看,可虞雪鏡是順着她的話往下說的,她只能辯駁,「靜兒剛回府,哪知道這些。」
虞雪鏡心裏嗤笑,點着頭道:「娘說的是,現在不知道沒關係,以後不要再犯就好。」
「憑什麼?」
虞書靜氣昏了頭,「謝英韶拉你的手就行,扶我下馬車就不可以?」
虞雪鏡臉色微紅,神色詫異,「他是我未婚夫婿,是你未來的姐夫……」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