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皇叔能處假千金他真寵》[這皇叔能處假千金他真寵] - 第2章

趕走了虞子讓,虞雪鏡回過身,就看見丫鬟瑞珠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她眼眶忍不住一酸,前世在勇安候府里,真正在乎她的,只有瑞珠,後來瑞珠也為了保護她死了。
見到虞子讓的時候,她一顆心冷若磐石,可見到了瑞珠,淚意怎麼也止不住。
「瑞珠,我想開了。
他們不在乎我,我也不在乎他們,以後我再也不會為他們做那些傻事了。」
瑞珠手忙腳亂的安慰虞雪鏡,以為虞雪鏡是因為生病的事情傷透了心,「小姐不哭,幾位公子不珍惜小姐的好,是他們傻,早晚有一天他們會後悔的。」
虞雪鏡噗嗤一笑,只把這話當玩笑,「五哥騎馬,比母親快一些到侯府。
現在母親的馬車估計也快到了,你快為我梳妝,我要去接她們。」
想要儘快脫離勇安候府,她得從現在就開始做準備。
兩人回到房間,瑞珠很快為虞雪鏡梳好了頭髮,為她挑起衣服來。
「小姐,你看這套衣裳行嗎?」
虞雪鏡看過去,淺黃的上襦,銀紅的下裙,配着與裙子同色的大袖衫,看上去端莊又不失貴氣。
她眉頭微皺,過兩日是她父母的忌日,周氏一向不喜歡她提起親生父母,前世為了迎接他們,她不敢穿的太過素凈,就選了這一身。
即便如此,周氏和虞書靜也沒給她好臉色看。
現在一想,她在勇安候府里做的那些事,簡直是腦子被漿糊糊了。
「換身素凈點的。」
瑞玉有些遲疑,但還是聽了虞雪鏡的話,給她拿出一身月白的襦裙,只在袖口綉着簡單的花紋,素凈而不失雅緻。
…… 馬車平穩的走在青石板道路上,二皇子謝英韶騎着馬在車隊前面領頭,他身形筆挺清雋,透露出良好的教養,氣質出類拔萃。
虞書靜坐在車裡,不住的向前張望,她面容俏美靈動,身上有股活潑嬌蠻的氣質。
勇安候夫人周氏滿眼慈愛的看着虞書靜,「靜兒,馬上就要到家了,這些年你在外面受苦了,以後在侯府,我不會讓你受半分委屈。」
虞書靜回過頭,眼珠子轉了轉,「那位代替我一直在侯府里錦衣玉食生活着的姐姐呢?
我聽說她是京城裡出了名的美人,還一直陪在娘你身邊盡孝,比起我,娘你應該更喜歡她吧。」
周氏覺得愧疚極了,忙道:「怎麼會,當年我是看她有幾分像你,才把她接到侯府里來。
你才是我的親骨肉,比起你,她算什麼,我怎麼會更疼她呢?」
虞書靜滿意一笑,自打知道自己的身世,她就對那個佔據了自己位子,還和二皇子有了婚約的冒牌貨充滿了敵意,周氏這麼說,她心裏才算舒服了點。
馬車停了下來,外面有人喊:「夫人,侯府到了,六小姐正在門前迎着呢。」
虞書靜一挑眉,掀起車簾想看看那個冒牌貨究竟長什麼樣,這一看,她就愣住了。
虞雪鏡站在侯府門前,身着素服,腰身窈窕,容貌清極美極。
她目光不自覺般投向前面的二皇子謝英韶,眉眼彎起,月牙似的眼裡有着細碎的光,絕艷動人到不可直視。
謝英韶心頭一熱,登時把相處了一個多月,打打鬧鬧歡喜冤家似的虞書靜拋之腦後。
他翻身下馬,幾步走到虞雪鏡身前,握住她的手,語氣溫柔裡帶了兩份責怪,「才半個月不見,你怎麼消瘦成這樣?」
虞雪鏡只把虞書靜刀子一般的目光當作沒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