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皇叔能處假千金他真寵》[這皇叔能處假千金他真寵] - 第1章(2)


如今我們小姐病了,你都不回來看一眼,還說她嬌氣?」
虞子讓有些訕訕,「我說想吃魚是逗她玩的,誰知道她真的去釣啊。」
「你……」瑞珠咬牙切齒的正想開口,一道清冷的聲音打斷了她的話,「五哥,你陪娘去雲頂山禮佛,現在你回來了,娘是不是也快到了?」
「沒錯,娘的馬車就在我後面。」
虞子讓這才想起了正事,他拉長了調子,「你還不知道吧,這次娘去雲頂山,真的把書靜找回來了。
當時一見到書靜,娘就說她一定是自己的親生女兒,我也覺得她就是我的親妹妹。
那種血脈相連,骨肉至親的感覺,做不得假。」
虞子讓話里話外,都是在提醒虞雪鏡不是勇安候府親生的,她只是個冒牌貨。
前世的時候,虞子讓也是先勇安候夫人的馬車一步回府,來梨雪院里陰陽怪氣了一通。
那時候,虞雪鏡一開始還以為虞子讓是來探望她的,高興的手忙腳亂。
可虞子讓接下來的一通話,就把虞雪鏡活生生的打進了地獄裏。
看到她這麼失魂落魄,虞子讓反而開心了,神清氣爽的走了。
這一世,她偏不如虞子讓的意。
「哦,是嗎?
書靜妹妹終於找回來了,娘一定很高興。」
虞雪鏡嘴角含笑,神色欣慰,「瑞珠,你等會兒讓人去把娘院子旁邊的鄰水榭收拾出來,書靜剛回來,娘肯定想離她近一些。」
「喂,虞雪鏡,你聽不懂我的話?」
虞子讓不爽的很,「你當初是因為書靜才被娘收養的,如今書靜回來了,你,也沒用了!」
他眼珠子一轉,「如果你來求我,我倒是可以考慮,去跟娘說讓你留下來。」
他知道虞雪鏡的軟肋,只要和虞雪鏡說她會被丟下,她就會慌了神,可憐巴巴的像只小狗一樣貼過來。
虞雪鏡皺着眉頭,神情猶豫,就在虞子讓抱肘而立,得意洋洋的想着該怎麼狠狠拒絕她的時候,虞雪鏡忽的噗嗤一笑,「五哥,你這笑話挺有意思,就是下次別說了。
娘最重視家庭和睦了,哪怕妹妹回來,必然也會像往常一般待我。
五哥你這麼說,難道是以為娘就是這種薄情寡義的人?
這話若傳到外面去,對娘的名聲可不太好。」
虞子讓額角青筋直跳,她是故意的!
她怎麼敢!
一道靈光自虞子讓的腦海里閃過,覺得自己猜到了虞雪鏡的想法。
她除了是勇安候府的養女,還是未來的二皇子妃。
在勇安候府沒有了立足之地,還可以嫁給二皇子,這般有恃無恐,才是她囂張起來的真正原因。
「對了,這回二皇子也跟我們一起回來了。」
他帶着一種居高臨下的憐憫看着虞雪鏡,「說起來,我們能找到書靜,正是二皇子的功勞。
是他意外救了書靜一命,路遇雲頂山,決定去拜訪娘,娘才見到了書靜。
這一路上,二皇子對書靜極好,路上的人見了,都以為他們是對夫妻呢。」
虞雪鏡輕笑一聲,神色溫婉端莊,「二皇子是我未婚夫,也就是書靜的姐夫。
姐夫對妹妹好,是應該的。
路人以為他們是夫妻,是不知其中內情。
五哥你明知道卻這樣說,把書靜的閨譽清白放到何處?
你就是這樣對待自己親妹妹的?」
虞子讓一時語塞,在他心裏,二皇子早就是虞書靜的未婚夫了,可這種事怎麼能明說。
「我現在不和你計較,等以後你知道錯了,跪下來求我,我也不會原諒你!」
虞子讓說完,轉身就準備離開。
「五哥……」 一道溫柔動人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和虞雪鏡以前喊喊他的時候一模一樣。
虞子讓有些詫異,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腳下忽然一個趔趄,不知道踢到了什麼,整個人五體投地摔在了地上。
虞雪鏡笑得溫溫柔柔,「走路記得不要回頭看,不然就會像現在這樣,摔成個狗吃屎,多難看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