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皇叔能處假千金他真寵》[這皇叔能處假千金他真寵] - 第1章

暮春時節,勇安候府梨雪院的梨花開的正盛,微風吹來,梨花紛落如雪。
「虞雪鏡她還沒起,怎麼睡的跟豬一樣。
她不是最重視規矩嗎,怎麼今天破了例?」
清朗的少年音自門外傳來,虞雪鏡緩緩睜開了眼,她撐起身子,茫然環視四周,像是不知今夕何夕。
潮水般的記憶忽然湧上腦海,虞雪鏡的眼神變得清明,她臉色突變,跌跌蹌蹌的撲到梳妝鏡前,一張熟悉而陌生的臉映入臉龐。
虞雪鏡眼淚忽然就掉了下來,在椒房殿被逼喝下毒酒後,她竟然重生了,臨死之前,她還知道了原來這個世界是一本團寵文。
這本書的天命主角,是勇安候府的自幼走失的真千金虞書靜,她在走失以後,被人收養,長大後出來尋親。
先是意外和二皇子有了肌膚之親,後來又碰上了自己的親生母親,被接回侯府,受盡勇安候夫婦和五位哥哥的寵愛。
後來虞書靜在父母兄長的支持下嫁給了二皇子,再解決了書里最大的反派——弒君篡位的九皇叔謝元滄,二皇子登基為帝後,虞書靜也成為當朝皇后,一生幸福美滿。
而她虞雪鏡,是這本書的炮灰女配,因為虞書靜的走失,被勇安候夫人收養,還和二皇子有過婚約。
深知自己並非親生,她費盡心思迎合討好勇安候夫婦和他們的五個兒子,但他們從頭到尾都沒有接受過虞雪鏡,二皇子最後也成了虞書靜的丈夫。
虞書靜回來後,處處針對她,她隱忍討好,卻仍被父母兄長厭惡斥罵,最後更是被以親情為誘餌,讓她成為了虞書靜的踏腳石,在謝元滄篡位後為了保全勇安候府,把她獻入宮中,讓她暗中給謝元滄下毒,助二皇子登基。
下毒成功,被榨乾了一切利用價值後,她最終被賜下白綾毒酒,死無葬身之地。
想到這裡,虞雪鏡心中爆發出無盡的不甘和怨恨。
憑什麼!
因為虞書靜是主角,是所謂的團寵,她就活該被虞書靜踩在腳底下,肆意玩弄,隨意輕賤命運?
她一生都在渴望親情,可最後,竟然死在所謂的至親手裡,何其可笑,何其滑稽!
虞雪鏡的淚水止住,閉了閉眼,眼眸里所有的情感都化作堅定和決然。
她的父母,早就在她小時候就死了,她也沒有哥哥。
在這勇安候府里,有的,只是她的仇人!
有幸重活一次,她不信命!
「喂,虞雪鏡,你醒了沒。
醒了就快點出來見我。
不然你的丫鬟被打了,可別怪我!」
不耐煩的少年音夾在婢女的規勸聲中傳入了虞雪鏡的耳中,她冷笑一聲,穿好外袍,打開了房門,抬眼就看見了她的貼身丫鬟瑞珠擋在一個身穿藍色錦袍的少年前面。
少年面容俊俏,眉宇裡帶着一股飛揚的桀驁之色,手裡還把玩着一根鞭子,看向瑞珠的神情不懷好意。
來人正是勇安候府的五公子虞子讓,今年十六,比她大上一歲。
他是勇安候府幼子,性格頑劣,自由散漫,最愛逃學打架,和京中一幫紈絝鬥雞走狗。
同時,他也十分討厭虞雪鏡,時常說她循規蹈矩,無趣至極,一點都不像書靜小時候那樣活潑可愛。
她冷冷開口:「五哥難得來梨雪院一次,就是為了來打我的丫鬟,真是好威風,好霸氣!」
虞子讓眉頭一皺,不耐煩道:「你這是什麼口氣,怪我在你生病的時候沒有回來看你,多大點事,你也太嬌氣了。」
一個月前是虞雪鏡的及笄禮,可她及笄禮的前幾天,勇安候夫人說是夢到了走失的親生女兒,要去雲頂山禮佛,虞子讓陪着她一起去了,其餘四個哥哥,也都不在侯府。
她因此病了一場,病的最重的時候,大夫都說了要為她準備後事,可沒人回來看她,甚至連信也沒有一封。
「五公子,你這是說的什麼話?」
瑞珠眼眶泛紅,「當年你生病,我們小姐寸步不離,你想在大冬天吃她親手吊的魚,我們小姐也在冷風裡吹了幾個時辰才把魚釣上來

猜你喜歡